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福华】记者谋杀案【三】

原著福X原著华

一个简单的原创案子,两个人都是单身的时期,可能没有太多的感情描写

弃权声明:他们不属于我,甚至不属于彼此



我们乘坐马车一直到巴克瑟先生的庄园。

上次我们并未接近这里,只是远远的看了几眼。

穿过光鲜但毫无历史感的大门,我们走上小路,车轮随着道路的起伏颠簸着,看起来巴克瑟先生只修缮了大门,却忘记了这条车道。道路旁边是一片宽阔的草地,房子就在前方,下午的阳光不算强烈,毕竟英国的天气总是说变就变,暗淡的光线下,可以看出前面楼房上爬满的常春藤,只有窗户或者有着家族徽章之类的地方被修剪了,紧挨着房子的是一圈花丛,上面的花零零碎碎的开着,为这栋房子添加了一些生气。

那棵大树依旧伫立在那里,高耸挺拔,我对植物不太了解,并不能即时分辨出这是什么树,反而是福尔摩斯低声说:“紫山毛榉,看起来已经栽种很多年了。”

威尔逊先生应和到:“据前任主人来说,这棵树是庄园建成后立即移植过来的,庄园几次翻新也没有移动过它,它就像一个象征。”

 

警察已经离开许久,巴克瑟先生的遗体也被带走,汤姆·威尔逊先生摇头拒绝了上楼的请求,而是让女仆带我们去书房。

在这之前,福尔摩斯小声与威尔逊先生商量了一些事情,我没能听见,但我知道福尔摩斯总会告知我的。

这个女仆有些拘谨,她在今天上午被询问了太多次,不等我们主动询问,她就主动开口,告诉了我们昨天晚上她看到的事情。

“巴克瑟先生和另一位先生几乎算是奔跑着回来的,他们直接冲上了书房,书房门被大力关上,书房的隔音效果还不错,这是先生有了报社这份工作之后特意改造的,但他们昨天的吵架声音实在是太大了,我们也能听见一些......”

这位女仆说了一些我们在威尔逊先生那里听到过的信息,但我们没有打断她,以期望听到一些新的细节。

“......在那位先生走之后,我们陆续去休息,我的房间在先生书房的正下面,在睡觉之前,我听到了书房窗户被打开的声音,窗户咣的一声撞在墙上,先生明显正在生气,我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只能悄悄的关灯睡觉,我睡的很沉,直到今天早上才醒,中途没有被吵醒过一次。”

我们已经在书房前停留了一阵,等这位女仆说完,福尔摩斯又问了一些问题。

“您的窗户关上了吗?”
“是的,关上了。”

“恕我冒昧,如果它被攀爬,您会发觉吗?”

女仆惊慌失措:“我不知道,有这个可能吗?”

福尔摩斯有些歉意:“很抱歉小姐,这只是一种可能,我们会仔细检查的。”

女仆乱了手脚,但仍努力保持镇定:“好的先生。”

福尔摩斯抱歉的看着这位小姐:“请问您知道那名巡夜的女仆在哪里吗?”

“她被吓坏了,现在应该在厨房里。”

“非常感谢您的帮助,您现在只需要去喝一杯热可可,陪着那名女仆一起,我们调查出结果后会告知您的。”

 

我们进入了书房,里面有些凌乱,甚至我都可以看出警察翻查的痕迹,福尔摩斯不满的嘟囔了几句,还是认真查看起来。

我只能尽量在不打扰福尔摩斯的情况下来观察我能观察的到的东西。

歪倒的椅子,散落的稿件,上面还有着沾有泥土的脚印,但看鞋底的样子,是警靴的样式,应该是在搬运尸体的时候留下的。电报机还插着一封未读的电报,福尔摩斯已经在阅读它了,我绕过地上的稿件们,不碰任何东西,走到窗前往下张望。

下面的房间是刚刚女仆的房间,底下是半干半湿的泥土,上午的太阳很足,已经晒干了一部分了,花枝没有被破坏的迹象,泥土也很自然,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那棵紫山毛榉正对着窗户,中间隔着大概10英尺左右的距离。(约为3米)

福尔摩斯放下那张电报,走到我的身边,跟着我一起往外张望。

 

我们离开书房后,福尔摩斯一直沉默不语。

我跟随他走到外面的花坛旁,福尔摩斯在窗户附近的地方认真寻找着,我不知道他在找些什么,但也不敢轻易打断他的思路。

他绕着那棵紫山毛榉走了几圈,仍保持着紧张的状态,说明他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说起来,我不能说我能看出案发现场都有什么线索,但我能看出福尔摩斯现在处于什么状态,相处这么久,虽然我在观察事物这方面仍没有什么天赋,但我敢说没人能比我更了解福尔摩斯,毕竟我所有的观察都用在他的身上。

我了解他的生活方式,了解他的思考习惯,了解他的思想,了解他的能力,并且充满着欣赏和敬佩。我自豪于我对他的了解。

 

福尔摩斯打断了我的思考,他看起来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线索。

“华生。”他放松了他的肩膀,“我们可以去找那位女仆小姐了。”

 

实际上不止那位女仆小姐,我和威尔逊先生也对这件事充满着疑惑和好奇,威尔逊先生更为紧张,这关系到他侄子死亡的真相。

我们坐在客厅里,福尔摩斯点燃了一支烟,缓缓的说出了他的推理。

“昨天庄园不止只给花浇了水,实际上是给所有地方都浇了水,车道并不是很宽,同样在浇水的范围内,并且浇水的时间靠近傍晚,是吗?”

女仆点头肯定了他的话。

福尔摩斯继续说了下去:“巴克瑟先生和他的友人一路跑回来,他们的脚上不可避免的沾染了泥土,女仆们清扫了走廊和楼梯的泥土,但没能清理书房。所以在书房的门口,有着不怎么清晰的两种脚印,这两种脚印一直延伸到屋内,在那些稿件的底下,还有着杂乱的脚印的痕迹。这说明他们在发生争吵的时候还在到处走动,直到脚上的泥土被磨干,他们走动的痕迹才开始消失。”

“那个男人离开一段时间之后,巴克瑟先生又打开了窗户,但这一次却引来了不速之客。”

女仆明显紧张起来,她不希望福尔摩斯说出的答案是她心中所想的那个。

“花丛没有被折断,泥土也没有任何痕迹,连抚平的痕迹都没有,说明凶手不是从窗户攀爬上去的。”

女仆瞬间放松下来,过度紧张之后的放松几乎让她瘫倒在地。

“草地仍是湿润的,但草的恢复性很强,会隐藏行走的痕迹,我在山毛榉树附近翻找了一会儿,才找到方形的痕迹。”

福尔摩斯像我们形容了一下,那种痕迹就像是方形的木棍插在土壤里,但并不是竖着插,而是斜着。

“很可能是梯子。”福尔摩斯吸了口烟,它几乎快烧完了。“梯子被倒放在门口附近的木栅栏旁边,我一进庄园就发现了它,直到刚刚确定了它的用途。”

威尔逊先生急迫的问道:“那么是谁杀了亨特?是那个男人吗?”

福尔摩斯摇了摇头,手中的烟燃尽了:“巴克瑟先生在被凶手勒住的时候剧烈挣扎,稿件散落在地,上面不止有警察的脚印,还有另一个人的脚印。”

“凶手应该是从外面潜入进来。威尔逊先生,不必急着询问,我知道门口有人在看守。但实际上,这座庄园的木栅栏实在是太矮了,虽然外面有灌木从的遮挡,只要不想被划伤,都不会轻易靠近,但这对于一个充满着杀意的人来说,这些都是无法阻止他的。他忍着灌木的尖刺翻进了庄园,悄声搬着梯子,昨天的月光非常浅薄,而且他行动的时间应该是人睡的最熟的时间,如果不发出太大的动静,一个人如果猫着腰行走,是很难被发现的。”

“他将梯子搭载那棵树上——”

威尔逊先生打断了他:“就算他爬上了树,也不一定能准确的跳到亨特那里去,要知道这之间至少隔着十几英尺。”

福尔摩斯没有生气,而是温和的劝威尔逊先生冷静下来。

“实际上他并不是跳过去的。”

“那他是怎么?”

“他是将梯子提起来,将梯子搭在树和窗户之间,踩着梯子过去的。”

“什么?!”我们几乎诧异的喊起来。

“华生,如果你有注意的话,你会发现从书房的窗户,可以看到树上有泥土的痕迹,并且是两条痕迹,之间的间隔是固定的,那个应该就是梯子从草丛里拔出来所沾上的泥土。凶手顺着梯子爬过去,杀害了靠在椅子上呼呼大睡的巴克瑟先生,之后再原路返回,顺着梯子爬下树,这也是树旁有两组方形孔的原因。最后他将梯子放回原位,翻离这座庄园。”

我几乎要惊叹起来,为了福尔摩斯的智慧。

威尔逊先生气愤的站起来顺着间隙走了两遍,高声喊道:“那么福尔摩斯先生,这个人是谁!有什么办法可以抓到他吗!”

【TBC】


日更真的好困难.......我选择回归随机更文状态【懒】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