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哈德】月亮之子

哇QAQQQQ爱你!
白色情人节其实应该是我写给你QAQ哇超爱你!

环球雅:

啊啊啊我赶出来了!!!白色情人节的礼物还有生贺!!!不要说我懒把两个凑在一起过哈哈哈@修。 祝你进入到美好的年华并且因此越来越开心,现在虽然累但是终究会过去~~~生日快乐🎂🎉🎉🎉亲爱的双鱼座宝宝~~😘😘😘





梗概:大战后大家重新生活,七年级生回学校上课。大家传言德拉科死于乱战,而哈利他想提反对意见。



“嘿,疤头。”
哈利惊恐地抬头,望着自己的上方。
此时已是深夜,哈利正独自一人来到塔楼,翻阅着战后不久就不断受到的每封真心喜欢他的感谢信。就在他为信中的热情而激发了一点点那不可告人的小小虚荣心后,冷不丁被人叫了绰号,还是最难听的那个。
他赶紧环视四周,什么人都没看见,回廊上无光的颜色令砖墙发灰发暗,楼梯拐角处的画像人物因为一点惊动而伸了个懒腰继续睡回去。
哈利认为他幻听了,而且还幻听了那个最不应该去想念的声音。
“疤头!”
那个声音又来了一遍,尾音还带着嘲笑的憋气声。
哈利的反应比之前更大了,但是他还是看不见人。
“谁?”
哈利问回去,心里有点害怕。其实他不应该害怕的,魔法世界什么都有,鬼魂精灵到处都是,还有那些说不出名字的生物。但是在麻瓜世界生活了那么多年,恐怖电影里渗人的画面还是不争气地回放在哈利的脑海里。
“出来。”哈利抽出魔杖。
一阵冷气吹到哈利的脖子上,令他发抖地缩起肩膀把自己的脑袋藏在里面,样子古怪滑稽。
那令人讨厌的笑声回荡在塔楼里。
哈利恼火了,他想随便说些无伤大雅的魔咒,至少可以让塔楼亮堂起来。但是等他想着咒语时,古怪的风把他放在窗沿的信吹下去几封。
笑声依旧,甚至更加顽皮。
但是这次哈利不再慌张或者生气,他看着窗边——他先前会选择这个位置阅读信件就是因为那里可以直接让他和阅读物沐浴在清澈的月光之下——现在月光越发地亮堂起来,一个人影由模糊变成清晰,正翘着二郎腿漂浮在窗口附近。
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的表情毫不遮掩地惊讶着,而德拉科看到这些,知道自己被看见了。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哈利问出来,尽管他知道这很无礼。
“要你管,”德拉科一如既往地讨人厌,摆着少爷的架子,鞋尖稍微扫扫,把剩下的信全都踢出塔楼外。
哈利心里惨叫地冲到窗边,看着那些信件如猫头鹰的羽毛飘飘荡荡地落下,直至消失在黑色的寒风中。
“愚蠢的疤头。”德拉科说完他先前的想要说的话。



“你是想说马尔福那小子还活着?”荣恩隔着餐桌瞪大眼睛,像是哈利刚拿到N.E.W.Ts的免考证或者中了什么大奖一样。
“也不是。”哈利感觉很难和他的好朋友讲清楚这件事。
“哈利的意思是他看见马尔福的鬼魂了。”赫敏翻个白眼,但是尽量不让自己的男朋友看见这个举动。
哈利感谢地朝她点点头。
“鬼魂?在霍格华兹?”荣恩的期待感被随便地打发掉。“这有什么稀奇,我老家阁楼上还有曾曾曾曾曾祖父的鬼魂,而且该死的是你都可以看出他也是红头发的。”
“的确,哈利,”赫敏接着话。“马尔福一家在这次战争中损失惨重,特别是马尔福夫人。。。虽然我对德拉科没有多少好感,但这毕竟是战争造成的。”赫敏无奈又带有安慰性地挑眉,希望哈利对看到同学鬼魂这件事看开点。
“可是,我总觉得有些不一样。”哈利辩解。“他似乎知道怎么隐身。”
“哦,鬼魂都会这些。”荣恩自信满满地说,但是片刻后他自己转转眼珠,有点困惑。“是吧?”他怀疑自己。
“应该是,是吧?讨厌鬼德拉科变成鬼魂了,愿他可以了却自己继续骚扰人的心愿。”荣恩用装满南瓜汁的杯子举起佯装敬酒,打算一口喝下。
有什么东西猛地撞了下荣恩的手,或者是拍了他一下,力度不大但是足以令荣恩抓不稳杯子,让满满的南瓜汁都倒洒在他的重要复习资料上。
空气中传来不屑的笑声,哈利荣恩赫敏三人同时抬头对着什么都没有的餐厅天花板仰望,片刻后三人相互对视。
“这是你想说的情况吗,哈利?”赫敏有些惊恐地瞪着眼睛,和荣恩的有点神似。
“但是我没想到他居然跟着我。”哈利更加惊恐。
“我的书,我的作业,哈利!!!!”荣恩惨叫。



哈利睡觉的时候似乎做了噩梦,他自己也不清楚那是什么,朦胧中他感到压抑和紧迫,接着他便醒来。
德拉科的脸放大在自己面前,让他把刚才梦里憋住的喊叫统统喊了出来。
纳威最先被惊醒,然后是其他舍友,荣恩是雷打不动的那个。
“怎么啦怎么啦?”大伙你一言我一语地相互问,经过战争,大家的警觉性提高了许多,更别说现在黑魔王的残党还游离在黑暗角落等待着机会。
哈利第一眼先是发现德拉科又不见了,第二眼无可奈何地看看隔壁床的荣恩,期望自己可以拥有他的睡眠质量,第三眼他看到窗外,德拉科正在那里飘着,躲藏的角度正好让狮院的其他人看不见他。
哈利放弃告诉大家真实的情况,只是说自己被噩梦吓醒了,让大家不需要担心。大伙都嘟囔着回到床上,而纳威有些担心地看着哈利,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哈利先他倒回床上,闭着眼睛等待机会。
没一会儿大家都再次入睡,哈利起来,披上他的隐身衣,悄悄地出到没有人的狮院大堂。
德拉科靠在满溢月光的宽大落地窗边,朝救世主露出来的脚丫子挑眉,对他的下来丝毫不感意外,他理所当然地认为哈利要知道他是来找他的。
哈利没怎么理他,直径点亮壁炉,暖着自己的手,最后才把隐身衣彻底脱去。
“你干嘛来烦我?”哈利直接问。
德拉科用眼神来鄙视哈利的粗鲁,开口:“我看你在做噩梦,所以想弄醒你。”他停下,回想着那个画面,然后嘲笑神色回到他脸上。“你丢脸死了,被吓成那样。”
哈利原本想说死人没资格这么说,但是他忍住,把自己的问题陈述清楚。
“我是问你为什么老来烦我?”
“我有吗?”
“你有,我连上厕所都不安心!”
德拉科直接笑出声,很久才停下。
“哦,疤头你真可爱。”
哈利怒视他,但是他对鬼魂没有办法。
“回答我的问题,否者我就不理你了。”哈利说。“我会直接无视你,不管你再搞什么鬼。”
德拉科并没有被吓到,他耸耸肩,表情很无所谓,而且生动。哈利有一瞬间以为他面前的就是以前那个活生生总是找事的马尔福少爷,而不是什么说不通的鬼魂。
“我只是无聊,你知道。”德拉科看着他。
我怎么知道?哈利无语。
“我也不用上课,大把自己的时间,不会被打扰。”德拉科说。“一整天都在飘,轻松极了。”
哈利学着赫敏翻白眼。“的确,”他回复。“当鬼魂肯定很轻松,大把消遣的时间。”
“是的,大把大把,”德拉科说到这里语气没有先前的活跃,他的眉头发紧,就连总是被说感情迟钝的哈利都留意到这点。“现在有大把时间,以后也是。”德拉科自己点点头。
哈利这下才清楚深刻地意识到这个马尔福少爷将要面对未来那些长到荒芜枯竭的时间长河,那是他目前年龄来讲不能体验也不会且不敢去体验的。他头次被现实震撼到,而这现实就是德拉科已经不是活人了。他与他近在咫尺,但是相隔甚远。
哈利再次认真地看看德拉科,而对方则是有些埋怨地瞪着他,像是责怪哈利把他一直回避的问题重新揪出来正视一样。
“抱歉。”哈利小声并且真心为自己言语感到后悔地说。
但是德拉科渐渐消失,只剩下窗外蓝色夜空和满天的星星。



哈利好几天都感觉不到德拉克的存在,仿佛之前那些空中漂荡的捣乱鬼只是他梦里面一些较为清晰的片段而已。他想见见德拉科,有些担心他是否在筹备着什么幼稚的报复计划,或者单纯地看看他是不是在一个人伤心。但是考试临近,哈利和他同级的同学落下一大堆课程和作业,所以他只好先把德拉科和鬼魂先放在一边,一头扎进他的复习地狱中。
很快哈利觉得自己的担忧多余了。德拉科虽然没有被他看见,但是他真的是无时无刻地存在。
他会弄乱哈利的寝室位置,翻乱他的作业本,涂画他的复习资料。
哈利为此生气,想直接告诉麦格教授算了。
但是赫敏一天因为忘记带书而借了哈利的复习资料,还回来时一脸的佩服。
“我都不知道你已经划好重点了。”赫敏抿嘴赞许。
哈利认真翻看,才知道先前被德拉科乱画得全是考试重点,接着他找出自己的作业,发现当初德拉科翻乱的那几页都是出错的,就差没一只笔圈出来让哈利知道他错得多明显了。而他的寝室位置,事后荣恩告知他有次吃着奶酪跑去哈利床边看书,掉了一地,那晚荣恩就被老鼠吓醒,并且还郁闷为什么哈利没有遭殃。
哈利越发急切地想见见德拉科,即便他知道那个家伙就在他周围的某处看着他焦急的样子偷笑。



哈利走进禁林里。
其实这片禁林并没有他一年级刚入学时那么危险,它神秘又优雅,丰富着魔法世界的生物圈,并且同时保护着一切生命体,让它们按着自然规律生存灭亡。
哈利此刻信心满满,下午的时候赫敏已经找过他了,告诉了一些她早就该告诉他的事。
夜晚的禁林静谧安详,所有的动物都已入睡,月光轻抚树梢或者地面或者白雪。
盈盈白雪,哈利喜欢它们亮晶晶的样子。
轻柔的风吹过,不像是冬日的寒风,哈利察觉到德拉科那个家伙跟过来了。他倒还听好奇这个马尔福究竟有没有跟着他进去洗浴室之类的地方。
“你出来吧。”哈利说。
“凭什么?”德拉科的声音回荡在半空中,很快被风吹散。
“凭你喜欢我。”
一时没了话语。哈利暗自发笑,这次轮到他赢回些脸面了。
“自以为是的疤头。”
“那是谁一直赖在我身边不走啊,你就差把我枕头下的牙齿拿走换个金币了。”哈利看着树梢间,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看着德拉科。“亲爱的牙仙。”
德拉科没有回话。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声音。
哈利担心德拉科被他气走了,但是片刻后他再次感受到轻柔的风拂面,便安心继续自己的道路。
最终他们来到了禁林里的一片空地,当哈利走出林子,一脚直接踏进月光里,整个人进入,心里一瞬间担心被光亮刺痛眼睛,但是这里的光温柔委婉,如母亲的拥抱,或者恋人安详的目光。
哈利彻底走进那片月下的空地,他转身,看着德拉科在这片银白色的柔光中现形,等待着什么在半空中漂荡着。
“怎么了?”德拉科不习惯哈利的目光,他有些不自在,所以围绕着这片空地兜着圈子。
“你会喜欢现在的状态吗?”哈利眼睛跟着他转,接着是身子。
德拉科考虑了下,点点头,没有停下飘转。
“那你就留在这里吧,这不像学校里那么人来人往。”哈利打趣地说。
德拉科怒视;“不要,这里无聊死了。”
“所以你因为无聊才来找我?”
“是的。”德拉科减缓了他兜圈的速度,开始缓慢地漂浮不定。“我发现自己是鬼魂后第一反应就是要去找你,因为这都是你害的。”
“为什么?”
“不为什么,因为你是救世主。”
哈利彻底无语了,他觉得他永远都不能用嘴来说服德拉科,所以他打算直切主题。不过德拉科似乎放开了话题,开始喋喋不休的发牢骚。
“你是大英雄,你是好人,你真是个好人。”德拉科朝哈利逼近一点。“更好的地方在哪里呢?对,你还活着,而我这个坏家伙,已经死了。”
哈利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德拉科赌气地猛地穿过哈利的身体,带给他一阵寒意。
“至少我的麻烦结束了,不需要承担任何战争的责任……”德拉科的表情暗淡落寞下来,似乎想到了他的母亲。“还有那些该死的考试,为什么让活下的人这么愚蠢,连单词拼写错误都可以出现……”
那个是因为我走神了。哈利内心辩解。
“为什么你活了下来,而我却死了,虽然死了一了百了,但是你却活着。”德拉科停在半空,足足高了哈利一个头的高度。“我死了,永远地死了,你却活着,这不公平。”
“虽然你最终还是会死,但是你在死之前享受了生活,会和喜欢的人结婚,和朋友一块疯。”
哈利想到荣恩和赫敏的笑脸,还有之前小天狼星和自己父母。
的确不公平。哈利想。
“至少在你干这些事之前你会离开这所学校,去到任何一个地方,或许那个地方是我曾经想去的。”德拉科垂下头。“不准去好望角,疤头。”
他抬头看着哈利忍不住的白眼,突然感到心情愉悦,想说的都说出来后他内心也没什么好憋屈的了。
“你要知道,你活着,我却死了,那么多的事情因此被隔开。”德拉科挨近哈利,试图在记忆中学习呼吸的样子,但是失败。
“说什么都晚了。”他带着哀伤情绪说着。
“但是你没有死。”哈利终于说出他先前就该说出来的话。
德拉科瞪着眼睛看他,哈利想到荣恩那副吃惊的蠢样,但是可爱。
“你说什么?”
哈利仔细回忆赫敏和他的讲解,然后再次肯定地点头。
“你没有死,德拉科。”他认真地说,德拉科在他眼前抽搐着脸颊,夹杂在困惑和喜悦之间。
“只是个咒语,我想我可以帮你。”哈利习惯性地想搭上对面人的肩膀,但是他的手落空,直接垂回身边。德拉科看着他,露出一副你看吧的表情来。
哈利不想在这些小事上浪费时间。
“首先,你要回想,你变成鬼魂前最后看见的是谁?”



赫敏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翻阅图书馆,找到了这个咒语。
“月亮之子?”哈利和荣恩诧异地重复赫敏刚才的话。
赫敏点头:“一种无害的咒语,只是太冷门,知道的人很少。”她解释道。“被施咒的人会灵魂出窍,但是肉体不死。”
“那不还是鬼魂嘛?”荣恩说。
“听我说完,书里面说,被施于这个咒语的人,除了灵魂出窍,不会像一般的幽灵被限定活动范围,是个有自由意识的个体,并且会跟随他生前最大感情触动的人……”
赫敏和荣恩一同看向哈利,哈利只能苍白地解释他什么都不知道。
“……而且这个类似于幽灵的个体,只能在月光下现形,月光越明亮,形态越具体清晰。”
赫敏合上书:“真是个优美的咒语。”

哈利连夜赶往马尔福庄园。
德拉科坐在哈利的对面,这个火车车厢只有他们两人,相互对望却无声。
哈利知道德拉科现在最不想被打扰,所以只是安静地坐着看着对面的别院同学。
月光被建筑物遮挡,德拉科消失;月光出现,德拉科清晰;月光透过树梢,德拉科模糊。
哈利渐渐睡去,直到抵达目的地被德拉科喊醒。
他们两人一前一后徒步,准确来讲只有哈利一个人徒步走向荒芜的马尔福庄园。
庄园的大门歪掉了一边,让哈利直接进去。里面花园的植被发黑发干,剩余的都被大雪覆盖。
家养小精灵躲在门后,看着陌生的面孔,仔细瞧瞧又觉得熟悉。
“啊,我们敬爱的救世主。”它低声发笑,哈利克制自己不要去想多比。
哈利察觉到小精灵没有向德拉科问好,回头才发现月亮被一小片乌云遮住,浅金发的男人在半空中模糊不定。
他们直接在里屋找到了马尔福夫人,她正无神地坐着发呆,感到有来人,只是缓慢地抬头,看见是哈利也毫不意外,木然地看着他进来。
她暂时还看不到德拉科,即使德拉科在进门的那瞬间就冲到她身边,试图抱住她。
“我是因为德拉科的事来的。”
“他已经死了。”马尔福夫人说。德拉科从她身边飘开。
“不他没有。”哈利肯定地说。他坚定的态度让德拉科的妈妈有些诧异,她狐疑地打量起哈利来,像是第一次见面一样。
“他是死了。”她最后又说。
德拉科快速地离开房间,经过每个人身边时速度快得刮起一阵风,消失在房门外。
马尔福夫人惊觉出来,她惊讶地看着哈利,而哈利默认地看着她。
片刻后她再也绷不住自己的表情,眼泪开始流下来。
“我知道我们不管怎么样,是对是错也好,想中途退出也好,反正是逃不掉的。”马尔福夫人很快就镇定自己,不至于哭得太过激动说不出话。“就算伏地魔死了,他的那帮手下还是会来找麻烦的。”
哈利看着夫人在那里发狠起来。
“那群该死的家伙,我都不屑于念他们的名字,他们会来找麻烦,找我儿子的麻烦。”
马尔福夫人抬头看看哈利。“所以我想起了一个咒语,很少人知道的咒语。”
“月亮之子?”哈利问。
马尔福夫人点点头。“这可以令他假死以逃过一劫。”
“但是按理来说他应该在这里的,只是,我把一切糟糕的事情都解决后,德拉科他就不见了。”
“这个咒语的副作用是不能拖长时间,否者德拉科他真的会死的。”
“他一直和我在一起。”哈利想安慰马尔福夫人,他这句话一出口,马尔福夫人就用和赫敏荣恩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为什么?”
哈利耸耸肩膀,说:“我不知道,但是我这次把他带来了,您刚才感觉到了吧?”
马尔福夫人点点头。
“所以现在只需要让他自己回到他的身体里就行了?”哈利需要肯定答案。
“但是那些麻烦,它们都还会回来烦扰德拉科的生活。”
哈利准备要去找德拉科的,他听到这句话便回身,认真地看进马尔福夫人的眼睛。
“不会的,他将会受到霍格沃茨的保护,还有我的。”



哈利头次进到德拉科的房间,但是他一进去,就看到两个德拉科。
一个在床上躺着,一个站在月光中,低头沉思。
哈利清嗓子,德拉科看向他,头次温柔地朝他笑笑。
“我刚才都听到了。”他说。
哈利松了口气,至少他不需要再向德拉科解释一遍。
“所以你不要责怪你母亲了,她是为你好。”
“我并没有。”德拉科坐在床沿。
哈利走过去,探头看看床上像是睡着的男人。
“怎么样,疤头,我睡觉都是这么好看吧。”
哈利抿着嘴退到一边。
德拉科大笑起来,他的精神全都回来,令他的脸色红润,就算现在的他根本不可能办到。
“你要守信用。”
哈利搞不明白,他想问守什么信用?而德拉科往床上一躺,接着沉睡般的德拉科突然睁大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坐了起来,差点撞到哈利的头。
“嘿,小心点,疤头。”活过来的德拉科有些恼火地抱怨。“不要老笨手笨脚的。”他还低头闻闻自己,皱起鼻子。“哦,我真臭。”说着还把手臂凑到哈利的面前。
哈利打掉德拉科的手,问他关于守信的事。
“你自己亲口说的向我母亲保证的。”德拉科尖叫起来,哈利有点怀念他还是个鬼魂的时光。
的确,他向马尔福夫人保证了自己对他儿子的保护,并且他也乐于这么做,虽然这会损失他很多自由的时间还有其他的那些他可能会获得的东西,但是,目前他让德拉科活了过来,这已经很好了。
德拉科还在伸懒腰,他好久没有感受活动自己四肢的能力了。
而哈利想到他们可能会在学期毕业后一同去到好望角,虽然不知道那里究竟是什么吸引了这个小少爷,但是他们会去的,一起,两个人。
德拉科又伸了一个懒腰,正好一拳打上正在一脸傻笑的哈利。
“愚蠢的疤头。”德拉科说,然后忍不住笑起来。


END





评论(4)

热度(126)

  1. 吾皇万岁顾鸡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