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Gramander】不期而遇【完】

现代AU,双方二人都没有期望过会遇见对方,但是梅林【?】帮了这个忙。

10

 所有人在护士的要求下各自报上了自己的姓名以及社保号,之后被分开治疗。

Newt拒绝了去治疗擦伤,执意先去陪Graves治疗,而对方又执意先去治疗Newt。

在被护士问道你们为什么非得要在一起的时候,二人又双双保持沉默。

 

女护士看着两人通红的耳朵以及极其镇定的神情明白了什么,好心的提出了建议:“如果你们要检查的科目很近的话,可以在每层的公共休息区等待对方。”

护士话音刚落,就有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请问外科在哪一层?”“请问脑部受到撞伤应该看哪一科?”

“就在这一层。”护士快速的回答了第一个问题,目光紧接着落在有着棕色小卷毛的年轻人身上,神情严肃起来:“你的脑部受到了撞伤吗?”

“呃,不。”年轻人显得有些拘谨。

“脑部是非常危险的区域,如果你撞到了——”

“不不不!”年轻人急忙摆手,“实际上是他。”他指了指坐在他身旁的男性,而那个男性刚刚却更在意外科的位置。

“我没什么事。”男性接口道,“比起这个——”

“他刚刚甚至一度没有了呼吸。”年轻人打断了他的话,皱起眉头神情严肃,“他还一直拒绝治疗。”

护士明白了他的意思,板起脸认真的对男性说:“先生,为了您的健康着想,我建议您还是跟随我去看一下神经外科,您的意思呢?”

 

Graves看着面前就差在脸上写着‘就算拒绝我也会强制带你去’的护士,感受到身边Newt坚定的视线,内心深深叹了口气,同意了。

他至今还没敢转头直视Newt,内心期望着Newt没有注意到什么,他觉得他的耳朵还在发烫。

 

11

Graves在外科所在曾的公共休息区等待CT结果,Newt已经在他的劝说下去治疗擦伤了。

他并不在意他的身体健康,也不担心他的医药费问题,这点他相信很快就会被解决。

他现在更为在意的是如何能显得不那么急切的、自热的要到Newt的联系方式。

 

说起来,Newt的姓氏听起来非常的耳熟,以及他的英国口音......好像想到了一个老朋友。

不!Graves甩甩头想把这个假设甩出去。绝对不是。

Newt的性格与那个人完全不一样,长相甚至也没有太过相同,不过仔细想想,还是有点相像,但是那个人既没有那双漂亮的眼睛,也没有那么可爱的小雀斑。

实际上他连老朋友具体什么样子都要忘了,现在试图回想主席的样子都有点困难,他的脑子里全是Newt。

Graves捂住了额头:这样下去绝对不行,必须要——

 

“Percival?”Newt有点担心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Graves瞬间忘记了刚刚的想法。

 

12

Graves被强制性的躺在加护病房里,只因主席知道他出车祸的消息后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院长,并且还告知院长她在两个小时之内就会赶过来,而这个院长又是主席的老朋友。

Graves内心压抑着怨气却又无从发泄,虽然他知道他的社保号出现在医院后就会被告知国会,但他没想到这家医院的作风会是这样迅速和‘热情’。

 

大概在两个小时前,Graves和Newt还在等CT结果时,一群医护人员冲了过来,高喊着谁是Graves部长,还没等他回答【他其实没想回答】,那个登记的护士就发现了他,指着他同样高喊着他就是!

Newt一脸诧异,Graves几乎想出他下一句话是什么了。

但是双方都没来得及开口,那群医护人员就已经冲了过来,直接架起了Graves,并将他拖上了移动病床。

“What?!”Graves惊呼。

“真抱歉Graves部长,原谅我们的招待不周。”一位医生一脸歉意将人按在病床上,并联合其他医生和护士将病床快速的拖走。

“不!没关系!请放我下去!”而且医院有什么需要招待周全的?

“我们会带您去加护病房,您不用担心。”兴奋状态的医生根本听不进去Graves的话,“我们会治好您的,绝不留后遗症。”

“不!等等!”Graves艰难的回头,只看见Newt被两位护士拦在了那里,随即病床转弯,他就再也看不见他了。

“哦不——”

 

在这两个小时期间,他的门口一直有医护人员看管,只要他想出门就会被拦下,认真的请他出来结果之后再下床走动。Graves几乎抓狂却又无可奈何。

保镖也匆匆赶来,向他汇报了发生事情的原因,并且给他带来了备用手机。

他还告知Graves,一位衣服看起来很糟糕的卷头发的年轻人一直在附近徘徊,已经被他赶走了。

Graves几乎要骂出了声,内心顿时觉得毫无希望。

 

他在手机备忘录里认真的写道:

向Newt赔罪。

换一个新的保镖。

准备一个新的社保号。

 

Graves与主席通了电话,得知他并无大事之后,主席也在他的劝说下放弃了来医院的想法,当然主席也在电话里狠狠抱怨了一通,她难得可以借机放松一会儿。

Graves挂断了电话,心里想到:叫你打电话给医院,还叫来了保镖。

就算他明知道这个想法是迁怒。

 

13

Newt焦急的看着Graves被推出他的视线,他想跟上去,但是又无法做出推搡护士的举动。

在护士离开后,他找到了医院的大致地图,记住了加护病房的路线,这点他刚刚听到医生说了。

但是加护病房的门外也有着医护人员,他尝试走过去,但是在距离还有十米的时候就被拦住了,他说他是Graves的朋友却只遭到了怀疑的眼神,他们甚至连进去问一声都拒绝尝试。

这些医护人员简直像是肩负着重大的使命,就好像里面躺着的人是总统一样。

虽然Newt并不知道Graves到底是什么身份。

 

Newt倍感无力,他听不到任何Graves的声音,加护病房的隔音太好了。

他担心Graves的状况,但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时一个穿着黑西装戴着黑墨镜的高大男人向他走了过来,他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是做什么的?”对方向Newt盘问道,“你为什么在这里转来转去。”

Newt小小的后退一步,为减少对方带来的压迫感,但这让对方误以为Newt被说中了心思产生了心虚。他以为Newt是来偷窃的。

“不管你想做什么,都离这里远点!”对方狠狠给了Newt一个眼神,告诫医护人员绝对不能让他靠近病房。

“What?”Newt茫然的看着对方进入病房的身影,低头看看自己,明白了什么。

一个刚淋完雨衣着糟糕,并且手里还提着一个老旧箱子的人,的确不像是非常靠谱的人。

 

但Newt还是无法离去,他还没有得到Graves的联系方式。

他的执拗在他执意来到美国时就有所体现,他对于动物的热爱让他放弃了在英国优越的生活,独自一人来到美国上学,只因这里有着他最为欣赏的动物学教授。

现在也是一样,再大的困难也很难让他放弃。

 

随着时间的移动,并且他也不在附近徘徊,医护人员渐渐的减少了。

Newt抓住一个保镖出来的时机,进入了病房。

 

14 

Graves靠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雨,表情虽然看起来依旧沉稳,却正在脑海里演练Newt生气的场景,并且还为这个场景配了音:

“Percival你个混蛋!”【Graves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想,紧接着的场景是他急忙解释】

“Newt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受够你了!”【Graves想到这里心都要碎了,但还是继续想】

“我没想赶你走——”

“你从见面起就一直在盯着我看,就好像个色狼一样。”【是的这点我无法否认】“那种眼神束缚的人几乎无法呼吸,我以为你对我有些什么,但是刚刚却把我赶走?”

“Newt你没有想错,我对你的确有些什么。”【等等,这不是生气的范畴了】“我从未想过赶走你!我只想把留住你,把你抱在怀里,之后——”【打住!】

“......真的吗?”【不!别再想了!】

“是真的。”【他已经想到自己抱住了Newt】“我是如此的——”【难以自控】

 

门开了,Graves的思路被打断了,他分心了一下,是保镖出去了。

他尝试把思绪回到刚刚,但又被门的响动打断了,他有些懊恼,却在下一秒听见了Newt的声音。

“Percival!”

Graves觉得Newt就是他的天使!

他听见他的天使对他说:“我很担心你!但时间紧迫,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

 

......

窗外雨停了。


【END】

其实后文我还有不少脑洞,但是又觉得这里完结再合适不过了

可能有番外可能没有

总之,谢谢大家!


评论(7)

热度(79)

  1. AlecNights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