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Gramander】捕蝇纸【六】

捕蝇纸AU


06

 

纽特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席地而坐,总之情况已经发展成这样了。

三人之间的空地上摆着枪,便签条,引爆器等等等等。

“你们经常和这个名叫维斯勒德伦的家伙合作吗?”

“是啊,他曾经拿我们作诱饵,他让我们抢劫捷飞络公司,而他自己去打劫市区的一所大公司。”奎妮一摊手,“那个叫捷飞络的鬼地方根本没钱捞,我们只弄到了大约80加币。”

“嘿!噢!”棕发女性凯特琳突然冲了进来,纽特看到她刚刚飞快的经过这里“布莱斯先生糖尿病犯了。”这是银行经理,秃顶的那个,“我们必须找到他的注射剂,快来快来,快点快点。”

格雷夫斯蹦了起来,冲了出去,纽特抱着箱子紧随其后,奎妮跑了两步发觉忘了什么,但她回头找时已经不见了:“咦,我的枪呢?”

 

“我想我找到了!”格雷夫斯拿着注射器冲进了人质所在的房间里,银行经理静静的躺在那里,不省人事,众人急忙对他进行急救。

格雷夫斯摸着他的脉搏:“好了,他的脉搏开始恢复了。”

凯特琳:“他睁开眼睛了!”

“真是个坚强的老头。”

他们把他扶起放在椅子上。

加特斯也松了一口气:“好了,我最后一次把门关上,清楚了吗?”

 

格雷夫斯掏出一个银色的金属按钮,纽特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我想你需要这个吧。”

加特斯猛然精神起来:“你是从哪里搞来这个东西的,给我!”他想上去抢夺,但是一把枪的枪口就停在他的脑门前,“有那个我们才可以出去,你想要什么,分钱吗!”

蒂娜一眯眼:“奎妮,为什么它那么像你的枪?”

奎妮咬牙切齿:“那就是我的枪!”

格雷夫斯一手拿枪一手举着控制器:“出去说,走吧,把手放在头上!快点!”

纽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眼前的场景了,人质反过来威胁劫匪,但目的不是为了逃出去而是为了找出真相?

真有趣。纽特晃晃头,没有把眼前的事情放在眼里,他的心神都在面前的手稿里。

 

格雷夫斯威胁劫匪们离开了房间,纽特听到他们在门口争执。

大概是几分钟,格雷夫斯拿着一张传真回来了。

格雷夫斯刚想向纽特解释,纽特就已经开口:“我听到了,加特斯他们的上家也是通过电报和他们联系的,他们从未见过面。”

凯特琳的眼神有点危险:“你用从这里出去的钥匙换了一张传真回来?这是笔划算的交易吗?”

“我不知道,总之我把电池留了下来。”

 

保安疑惑的走来走去:“我总觉得缺少些什么。”没人搭理他,任由他嘀嘀咕咕,“我知道了!是那位金发美女!缺少了她那对明晃晃的胸!”

“瑞士小姐?!”格雷夫斯被点醒了,他环顾四周,“嘿!瑞士小姐不见了!”他焦急的走来走去,“发生了!”

纽特提着箱子靠近他:“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有事情发生了!传真、夜视镜、瑞士小姐!”他不停的念叨着这些,“发生了!发生了!”

“你冷静一些!”

“1、55、70......”

“格雷夫斯?”

“哪些传真,那把枪,什么?”

“格雷夫斯,停下!停下!”

格雷夫斯抖个不停,猛然凑近纽特,捧着他的脸,狠狠亲了他一口。

纽特:“!”

 

“咣!”

下一秒,纽特的箱子就呼到了他的脑袋上。

 

短暂的沉默过后。

“冷静了吗。”

“冷静了。”格雷夫斯面色平静的爬起来,“谢谢你的吻。”

纽特也面不改色的举起了箱子。

“可以了,真的!可以了!我们还是来说正事吧。以及——”格雷夫斯又一次突然的凑近他,但这次是在他耳边悄声说,“你的脸已经红透了,挺好看的,真的。”

“咣!”

 

格雷夫斯揉着头,打算继续研究两张电报。

纽特动动鼻子:“我总觉得有股血腥味。”

“血腥味?”格雷夫斯四下走动,大概几秒后,他将视线固定在了衣帽间的门口。

那里有一滩血。

 

格雷夫斯轻轻旋开门,瑞士小姐的尸体就被随着门的开启而倒了下来。

“噢!天呐!”

“等等!她的胸前是什么东西?”

保安自告奋勇:“我来拿!”

“不不不!”众人急忙阻拦,最后将目光定于凯特琳。

她叹口气:“我就知道是我,这太恶心了。”

 

格雷夫斯打开瑞士小姐胸前的那张纸:“她在一家瑞士银行工作?”

 

姐妹俩打开门:“发生了什么?”她们看见了尸体,发出遗憾的声音。

奎妮靠近雅各布:“这太可惜了,你说是吗。”

雅各布的眼神从没离开过奎妮:“什么?”

“没什么。”奎妮小小的叹口气,“不是你就好。”

 

格雷夫斯对比着三张纸:“天呐!噢!天呐!”

纽特靠近他,中间却保持着半臂的距离:“怎么了?”

格雷夫斯放下纸,神色温柔:“你可以靠我近一点。”

纽特想了想,把箱子抗在肩上,凑他近了一点。

格雷夫斯:“......”

 

“等等!”格雷夫斯突然醒悟过来,“还有一个人在外面!”

他拉住纽特冲了出去,其他人茫然的跟上。

格雷夫斯高喊着:“等等!加特斯!等等!”

加特斯正准备炸开金库,听到声音他崩溃的呻吟了一声,狰狞的举起枪:“你他妈的死定了!你去死吧!”

他对着格雷夫斯按下了扳机,纽特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眨眼。

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格雷夫斯一挥手:“你只要听我说完,我就把撞针还给你!”

“......好吧。”加特斯的表情一言难尽。

格雷夫斯没有管这些细节,他挥着两拨劫匪的电报:“这两封传真,引诱你们两组人来抢这银行,这封传真,引诱瑞士小姐到这里来,它们几乎没有相似的地方,除了每张上面每隔3.2英寸的地方都有一个墨点,只有打印滚筒上有刮痕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纽特恍然大悟:“也就说,是同一个人引诱他们来的?”

“同一个人?”加特斯把枪往腰上一别,抢过传真,“是谁?”

“维斯勒德伦。”格雷夫斯继续说道,“这不是一场抢劫,是有预谋的埋伏!维斯勒德伦有个麻烦,他要杀光一切和他有联系的人,但他不想被发现他才是幕后黑手!”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