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福华】记者谋杀案【二】

原著福X原著华

一个简单的原创案子,两个人都是单身的时期,可能没有太多的感情描写

仿原著风【我尽量......】

弃权声明:他们不属于我,甚至不属于彼此



当我们进入公寓时,赫德森太太快步走来,低声告诉我们有一位客人正待等待我们,她看起来不像平时的样子,这位客人似乎给她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当我们见到这位客人时,赫德森太太为我们轻缓的关上了门。

 

这位客人就坐在沙发上,注视前方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看到我们进来,从沙发里欠身起来,向福尔摩斯点头致意:“许久不见,福尔摩斯先生。我想您有收到我的来信。”随后他将目光转向了我,“汤姆·威尔逊,我想您就是华生医生,我看过您在报纸上的文章。”

“约翰·华生,很高兴认识您。”

我们并未过多的客套,这个客人,或者说威尔逊先生,并不是很喜欢浪费时间的人。

 

从外表看来,威尔逊先生像是一名退役军人,身材高大、健壮,两鬓斑白,眼角有些皱纹,动作刻板,棱角都体现在他的姿态里。他穿着一条黑色裤子,一件贵重的燕尾服,前面的扣子没有扣上,里面是一件褐色的背心,领带规矩的打在衬衫领口,衣着干净、整洁。旁边的椅子上放着一顶崭新的礼帽和一件黑色的泛着光泽的大衣。

从衣着上来看,威尔逊先生的确有着不菲的身价,并且有过良好的教育,以及系统的训练,他的状态也显示着这一点。

 

我们坐下来,威尔逊先生组织了一下语言,从头开始说起。

“昨天晚上,亨特脸色惨白的来到我的庄园,他的庄园里又发现了其他的动物尸体,这次被扔进来的还有一把染血的刀。他被吓坏了,来到我这里求助,我留他住宿,希望能保护他的安全,虽然我们在观点上有很大的分歧,但他毕竟是我唯一的侄子。您知道的,我曾经参过军,会一些拳脚,应付一两个人还是没有问题。”

“我有两个女儿,莉莉和海伦。为了她们的安全,我嘱咐她们晚餐后就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关好门窗,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可以出来。亨特在一层的客房,我就坐在客厅,以防任何事情的发生。”

“快到午夜的时候,一个男人来敲门,他说他是亨特庄园新来的佣人,因为亨特......职业的关系。”威尔逊先生隐去了一些不好的词,“他庄园的佣人换的很快,他说报社发了紧急电报,因为要发表的稿件出了一些问题,我将信将疑,叫来了亨特。亨特的神色有些奇怪,但还是承认他是新来的佣人,他在听闻稿件有问题后惊慌失措,匆忙的收拾了自己的一些东西,跟我打了一声招呼,就与那个佣人一起赶回去了。他回去的很匆忙,在我问是否需要我派人过去的时候拒绝了我,我坚持派人的时候甚至有些生气,我没能坚持过他,就只能放任他离开。不过我还是派了一个人悄悄的跟着,看着他进了庄园才回来,在路上他的确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今天早上,我在看泰晤士报的时候,却没能发现他的文章。他视文章如命,甚至昨天晚上赶回庄园就是因为稿件的问题。我觉得有些不对,就赶去他的庄园。但是已经迟了,我在他的书房里发现了他的尸体......”

威尔逊先生的声音有些哽咽,他深吸了几口气,缓了缓自己的情绪,继续说了下去:“我报了警,在他们来之前,我先询问了庄园里的其他人。我没有发现昨天那个新来的佣人,女佣告诉我昨天的确有人跟着亨特回去,但那个人并不是佣人,而是亨特的朋友,并且最近几天频繁的过来拜访,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以佣人的名义来我的庄园,而亨特为什么又承认了这一点。我继续询问下去,那个男人在亨特的书房里发生了剧烈的争吵,声音大到连在楼下的女仆都听得见,不过不能听清他们在吵的是什么,几个被反复提起的词汇可以听清:信、男爵夫人、危险。之后那个男人夺门而出,愤怒的对着书房大喊:‘这样下去我们都会死的!我不能容忍你再这样做了!’随后那个男人气势汹汹的冲了出去,亨特站在书房的窗前对着他喊叫:‘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是正确的!这是必经之路!必经之路!’但那个男人头也没回,径直冲出了庄园,亨特大力的关上窗户,再也没出来过。”

“女仆和佣人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他,只能先去休息,直到第二天早上,亨特没有去吃早餐,她们才开始怀疑,但没有允许谁也不敢去查看,直到我打开了书房......”

每次提到这里,威尔逊先生都会顿住,我们能听出来他在极力忍耐自己的情绪。

 

福尔摩斯从开始就保持着思考的姿势,在威尔逊先生停顿的时候,他问了几个问题:“威尔逊先生,如果您不介意的话——”福尔摩斯顿了顿,仔细观察了对方的表情,“可否告知我,亨特·巴克瑟先生是什么样的姿态?”

威尔逊先生没有介意,实际上他看起来像福尔摩斯一定会这么问一样。

“他是被勒死的。”威尔逊先生叹了口气,背有点微驼,看起来有些疲惫,“他倒在地上,一条围巾缠绕在他的脖子上,他的双手抓着围巾,极力想将它从脖子上拉下来,但很明显他失败了。椅子倒在他的身后,稿子撒了一地,应该是在写稿子的时候被人从背后勒住的。”

“有人听到任何动静吗?”

“一楼楼梯口有一个女仆的房间,因为睡觉很轻的关系,只要亨特需要她就能及时起床查看,她听到了咣当一声,出门查看,却没有见到任何人,因为不敢去打扰亨特的关系,她只在走廊和楼梯绕了一圈,便又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了。”

“她上二楼了吗?”

“去了,还在书房外停留了一会儿,确定没有异常才回去。今天早上发现尸体时她都被吓坏了。”

福尔摩斯摸索出了香烟:“可以吗?”

“请便。”

他点燃了烟,继续问道:“那么窗户呢。”

“窗户大开着,女仆说昨天晚上她的确听到亨特大声关窗户的声音。窗户底下的土地种了一些花,昨天白天刚浇过水,我去查看了一下,上面没有任何脚印。”

福尔摩斯抽完了这支烟,没有人说话,我们都在思考。

“我想我需要到现场去看看。”

威尔逊先生点点头:“如果是现在的话,可以用我的马车,就停在下面。”

福尔摩斯拿起大衣:“我在来的时候就发现了。”

【TBC】

 

时间不够字数不多,但我想试试日更是什么感觉【喂】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