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Gramander】生命理念【五】

为了拯救快要灭绝的生物,纽特向一位不熟悉的朋友寻求了一些帮助。


05

在纽特解决‘一些问题’的时候,格雷夫斯已经在脑海里将整件事情过了几遍了。

有很多疑问,他还需要更多的观察和资料。

 

“抱歉,花了一些时间。”门嘎吱一声被打开,风嗖的刮进来,纽特就站在门口,不好意思的缩缩脖子,“希望没有耽搁太久。”

格雷夫斯露出个理解的表情,摇了摇头,“实际上恰到好处。”他趁这段时间思考了很多。

纽特有点疑惑,但还是为对方的谅解松了口气。

格雷夫斯善意的转移了话题:“那么,进入正题?”

纽特精神起来,认真的点了点头,“他们就在外面,请跟我来。”

 

纽特等格雷夫斯一起前行,在格雷夫斯被路上的动物们吸引的眼花缭乱的时候,纽特正在给他讲这对风鸟的情况。

“我得到他们是在......几天前。”纽特微顿了一下,隐去了具体的时间,“他们当时的状况不太好,精神萎靡,身上被下了多个咒语,我尝试了许久,却始终无法彻底解除它们,但比起最开始的情况已经好了许多。”

格雷夫斯适时的点了点头表示在听,虽然他的眼神刚刚才从附近的鸟蛇窝上移开。

纽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现在还没有解开的咒语有魔法标记和追踪咒,我用过很多种方法,魔法标记却始终无法消除,但是可以更改,想让他们变成‘独立’的个体并没有那么容易;而追踪咒就更糟糕了——”

格雷夫斯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

纽特时刻观察着他:“追踪咒并不是常见的那种,当然要是常见的话,我也不会苦恼这么久——这个咒语就像是家传绝学。”纽特挠了挠头,“我不知道这么形容是不是正确的,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咒语,依据炼金术而存在,通过炼金阵来给咒语提供魔力。”

“炼金术?”格雷夫斯没有什么意外的反问了一句。

“是的,炼金术。我不太了解炼金术,也搞不清到底什么给炼金阵提供了运转的魔力,但它是这个咒语的基础,咒语似乎依托这个阵法生存。”

“材料。”格雷夫斯接上这句话,“炼金术师的魔力,甚至阵法本身,如果这个阵法足够高明的话,那它本身甚至能吸取外界的魔力来给养自己。”

纽特的心猛跳了一下,“那如果是这样的炼金阵的话——”

“......解决起来会有一些麻烦。”格雷夫斯陷入了思考。

格雷夫斯短暂的沉默使纽特产生了不好的猜想,他的担忧猛地加大,但又被自己强硬的按了下去。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直到纽特掀开一个区域的遮挡。

“我们到了。”

 

两只风鸟在箱子顶端盘旋翱翔,时不时相互蹭蹭对方的喙,他们显得欢快极了,就好像依旧自由的生活在自然里,而不是在一个有着空间咒的箱子,身上还带着两个难以除去的咒语。

纽特和格雷夫斯在栏杆旁站了一会儿,其中一只风鸟很快就发现了他们,快乐的叫了一声,冲了下来,最后猛地煽动翅膀,抓住栏杆,稳稳地停在了上面,另一只风鸟紧随其后,但技术却不如前一只,他没能停在栏杆上,反而撞在了前一只风鸟上,纽特急忙抱住他,将他置放在旁边,前一只风鸟狠狠的啄了第二只两口,第二只风鸟委屈的冲纽特叫叫,纽特只能将双方一起安抚下来。

格雷夫斯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也在观察着,很显然纽特将他们照顾的很好,他们没有一点萎靡的迹象,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处于很不错的状态。

这很好。格雷夫斯客观的想,这样更有助于解除咒语,而且......格雷夫斯看向纽特,这也能他踏实一些。

 

纽特安抚好两只风鸟,点头示意了格雷夫斯。

格雷夫斯缓缓的走近风鸟,尽量不发出大的声响。两只风鸟歪着头,目光炯炯,看着他一步步的靠近,直到他走到纽特的身边。

纽特弯下腰,轻轻勾起第一只风鸟的右爪尖,小声对格雷夫斯说道:“他们一对风鸟,这只是母性,还没有名字。”纽特指向她的爪尖,“炼金阵在这里,很微小。”他掏出一个放大镜,递给格雷夫斯,“用这个观察比较安全,为了不让多余的魔力刺激炼金阵,我几乎不敢在这附近发出任何的魔力波动。”

格雷夫斯顺着纽特的指向,接过放大镜仔细观察:“实际上不用担心,在没有维护的情况下还能长期维持的炼金阵一般都是很稳定的,不过,稳一些也没什么不好。”格雷夫斯停顿了一下,“起码你这次的举动是正确的。”

纽特猛地抬起头:“What?”

“这并不是一个很稳定的炼金阵。”格雷夫斯的指尖带了一些魔力,伸出手小心的靠近着阵法,周围的魔力突然剧烈的波动起来,格雷夫斯急忙收回手,但风鸟还是受到了惊吓,两只风鸟尖锐的叫了起来,猛地煽动翅膀,纽特被他们的翅膀一下呼到了地上,风鸟们大声的叫着飞向空中,就像受惊的人们大喊着跑远一样。

格雷夫斯急忙扶起纽特:“非常抱歉,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纽特摇摇头:“没关系,比起这个——”

格雷夫斯接下了这句话:“这并不是一个很高明的炼金阵,它是需要炼金术师补充魔力并且进行维护的。”

“那么?”

“我见过这种类型的炼金阵,的确有解决的办法,但是糟糕的是,在炼金阵不稳定的时候,魔咒和大多有魔力的物品都是无法靠近它的。”

纽特的神情焦急起来,露出了一种脆弱却又坚韧的眼神,定定的看着格雷夫斯,就像犯人等待着最后的判决。

头上的风鸟还在盘旋,大风吹击着他们,事情还没有解决,格雷夫斯却被这种眼神戳中了内心,他稳了稳心神,手覆上纽特的肩膀,给他无声的安慰。

“所以,我们需要先解决炼金阵不稳定的问题,我们要维护这个炼金阵,在它最稳定的时候,用其他的材料和魔咒来破坏他。”

格雷夫斯能感觉到手中的触感,纽特的肌肉没有刚刚那么僵硬了。

格雷夫斯继续说道:“在它稳定下来之前,最好不用任何有魔力波动的事物靠近那个阵法,如你所说,你在得到他们的时候使用咒语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说明那时候炼金阵是稳定的,而这段时间就是它需要维护的时间,那么纽特,你得到他们具体是在哪天?”

纽特猛地睁大眼睛,随即低下头,格雷夫斯能感觉到他的肌肉又一次僵硬起来,格雷夫斯有了点不好的预感。

纽特深深的叹了口气,对格雷夫斯说道:“回去说吧,我将所有事情都告诉你。”

纽特抬起头,露出个歉意的表情:“以及非常抱歉,估计说完你就需要逮捕我了。”

这次轮到格雷夫斯瞪大眼睛了,他好像猜到了什么。

【TBC】


评论(3)

热度(31)

  1. 银狼王赫帝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