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Gramander】生命理念【四】

为了拯救快要灭绝的生物,纽特向一位不熟悉的朋友寻求了一些帮助。


04

纽特拘谨的敲响了格雷夫斯家的大门,在等待对方开门的这段间隙里,还低头认真检查了自己的着装和手里的箱子,领结没错,大衣没问题,箱子关好了,嗅嗅在怀里玩儿硬币,一切都很完美。

‘一切都很完美。’纽特在心里默念了这句话。

 

格雷夫斯补上了最后一个归位咒后快步赶去开门,在开门前还低头扫了眼自己的着装,衬衫没问题,裤子没问题,拖鞋——拖鞋......?

‘......’格雷夫斯选择性的略过了它,重新扫了一眼自己,‘一切都很完美。’

他打开门迎接了期待已久的客人。

 

之后被嗅嗅糊了一脸。

 

格雷夫斯:“......”

纽特:“......嗅嗅!”

 

嗅嗅:这个人的胸口上有亮晶晶!——糟糕!扑高了!哇——纽特妈妈不要——不要!哇亮晶晶——!

 

格雷夫斯:“......”

按住嗅嗅的纽特:“......”

“......请进。”

“谢、谢谢”纽特不好意思的笑笑,“非常抱歉。”

格雷夫斯放松了表情:“没有关系,进来吧。”

 

“咖啡?”

纽特一手困住嗅嗅,另一只手艰难的将围巾取下:“好,谢谢。”

 

格雷夫斯将咖啡放在纽特的面前,并坐了下来,对方还在艰难的跟嗅嗅作斗争,格雷夫斯假装没有听见纽特在小声的威胁嗅嗅。

“那么,你遇到了什么问题?”

 

“原来是这样。”格雷夫斯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他刚刚听完纽特所遇到的麻烦:他无意间得到了一对神奇动物,但糟糕的是,因为人为的干涉,导致他没有办法将他们放生。

嗅嗅不安分的窝在纽特怀里,小眼睛滴溜溜的四处打量,看见亮晶晶就跃跃欲试,纽特已经连续塞了三次硬币给他,才勉强将他安抚下来。

“那么,我想你有将他们带来?”格雷夫斯将视线移向纽特身旁的箱子,对纽特示意了一下。

纽特拘谨的点点头:“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否现在跟我去看一下他们?”

格雷夫斯露出个很浅的笑容:“看来你很焦急。”

“实际上——”纽特的神情有些腼腆,但手上迅速的塞了个硬币给嗅嗅,“我也需要尽快的将嗅嗅送回去,在他又一次的扑出去之前。”

格雷夫斯看了看挣扎的嗅嗅,和纽特露出了同样的苦恼表情,二人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

 

格雷夫斯跟着纽特爬下了梯子,在这之前,他们将箱子放在了公寓的书房里,按照格雷夫斯的话说,他的书房放了不止一打的防护咒,这大概是整个公寓里最安全的地方了。

纽特明智的咽下了为什么最安全的不是卧室的问题,尤其在他看到书房里的床铺之后。

 

杜戈尔在纽特兴致勃勃的讲述他在埃及帮助了一只稀有鸟类而得到了对方的羽毛的时候拽了拽他的衣角。

纽特戛然而止,才发现他不自觉的说了太多东西,自从邀请格雷夫斯进入箱子后,他就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这种状态随着对方听的津津有味的神情越发高涨,直到现在他才发现时间已经过去好一阵了。

格雷夫斯被纽特的停住吓了一跳,毕竟杜戈尔并没有显露身形,他急忙问到:“发生了什么?”

纽特张了张嘴,几秒后发出了声音:“……不,没什么。”他的视线移到他的旁边,“但我想他有些事情。”

杜戈尔不再隐形,对着纽特比划了几下。

纽特的神情逐渐严肃起来:“我想是囊毒豹马上要遇到一些问题。”

他匆忙站起来,冲格雷夫斯抱歉的点点头:“您可能需要在这里待上几分钟,我担心他见了陌生人可能会更暴躁。”

格雷夫斯点点头表示理解,纽特甚至没有等到对方回答,便急匆匆的冲了出去,出门时还不忘关上门。

 

格雷夫斯与杜戈尔面面相觑,格雷夫斯沉默了两秒,组织了一下语言,准备对对方说些什么。

杜戈尔点点头,很认真的听他说话。

格雷夫斯对杜戈尔的能力有了新的认识,他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有着对所有动物都有帮助的药材,将它放在了杜戈尔的爪子上。

并且郑重的附上了一句:“谢谢。”

杜戈尔收下了东西,也收下了这句谢谢,他指指桌子,随即隐形了起来,格雷夫斯只听见吧嗒吧嗒的声音延伸到门口,门开了个口子,随即又被关上。

杜戈尔走路的声音明明很明显,但在之前就是无人发觉。

 

在独自一人的情况下,格雷夫斯发现了很多细节,杜戈尔指向的桌子上的书籍,架子上的魔药,虽然杂乱的摆布着,但也能看出靠近边缘的多是关于如何解除咒语的物品。

解咒……?

刚才的谈话中提到了忒休斯,提到了炼金术,在依据格雷夫斯家族的炼金术代代相传,那么,很可能有一个依托炼金术而存在的咒语需要被解开。

 

格雷夫斯不由得去思考自家的藏书,试图回忆其中是否有相关的内容,但糟糕的是,并不是没有相应的内容,而是太多了,在没有看到具体的问题之前,根本无法从众多藏书中找到正确答案

如果现在公寓中的藏书无法解决......

格雷夫斯想起了祖宅。

 

自从担任部长的工作后,因为各种原因,格雷夫斯已经很久都没有回去过了。

之前那件事情的发生,那个人也只是占据了之前的公寓,而他则被拘禁在总部被废弃的牢房里。

刚开始是无尽的钻心剜骨,到了后期则是被故意遗忘,那个人只有在需要他的记忆的时候才会出现。

直到现在,他的属下们都会小心翼翼的不在他的面前提起任何关于牢房的消息,甚至去关押犯人都是用一句‘我带他去他应去的地方’来代替,

 

格雷夫斯曾经一度以为自己会死在那个阴暗的角落,但幸好——他几乎为自己的坚持而欢呼了,他坚持到了救援,他等到了那只有着预言能力的神奇动物,以及他的主人。

格雷夫斯想起箱子外书架上的那个盒子,那里有着给纽特的谢礼。

但出于一种难以诉说的心理,他一直没能将它寄出去,直到现在,纽特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格雷夫斯柔软了表情,下定了决心。

【TBC】


感觉大脑被掏空......

明明知道接下来该写啥但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写【愁到点烟】

字数不多,尽力了......

评论(6)

热度(43)

  1. 银狼王赫帝修。 转载了此文字
  2. AlecNights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