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Gramander】生命理念【三】

为了拯救快要灭绝的生物,纽特向一位不熟悉的朋友寻求了一些帮助。


03

格雷夫斯疲惫的回到自己家中,他的连续工作记录又被打破了,好在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他拥有了短暂的休息时间,主席甚至贴心的多放了几天假。

在这段时间的后期,几乎所有的人都用一种担忧的眼神看着他,他没办法说什么,毕竟大家都很担心他的身体,就算那件事情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甚至那个白头发的人活跃在德国的消息几乎人尽皆知,他们还是非常在意他的身体甚至心灵健康,他只能表现的更加严肃,更加不苟言笑,才能让其他人安心一些。

格雷夫斯随手将外套搭在椅背,一只手艰难的解着领带,精疲力竭的走向卧室,在这个新换的公寓里,他放松的多,心里闪过的念头只有一个:最好谁都不要来打扰我——

然而还没想完一句话,就听见了扑棱扑棱的声音,那是猫头鹰的翅膀在扑打玻璃。

格雷夫斯:“......”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认命的将领带扔在沙发上,压住了疲惫衍生出的抱怨情绪,走到窗边。猫头鹰隔着窗户歪着头看着他,感受到他的注视,稍稍缩了缩头,往翅膀底下藏了藏。

这种举动让格雷夫斯不自觉的想起一个人来,那个人也像这样:注意到他人的目光会不自觉的退缩。但相熟之后就会比较健谈,乐意向所有朋友介绍自己的动物,但如果在谈论的过程中有生人介入,又会变得很拘谨。

格雷夫斯微微呆愣了几秒,不由得想起他不小心在那个人和蒂娜交谈的时候闯入的情景。

而猫头鹰用喙敲了敲玻璃:先生,您思考的太久了!

 

格雷夫斯将自己扔进沙发里,猫头鹰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后。

他找了几块饼干放在桌子上,猫头鹰乖巧的落下来,注意到爪子碰到桌子会有哒哒的声音后,她甚至减少了多余的走动,改成尽量不发出声音的挪动。

格雷夫斯没有注意到这些,也没有注意到这只猫头鹰在啄饼干的同时,还在时不时观察他的反应,尤其是他打开信之后。

信封上没有署名,倒是有几滴墨迹,看起来是个比较马虎的人写的。

格雷夫斯没有想太多,他更想解决完这件事情之后可以早点去休息。

‘尊敬的格雷夫斯先生’

格雷夫斯忍着睡意。

‘很抱歉冒昧的打扰您,但我实在是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不得不请求您的帮助。’

还是个冒失鬼。

‘在给您写信之前,我求助了我的哥哥忒休斯,但糟糕的是他没有办法来到美国,所以他向我推荐了您,据说您在炼金术领域有着很强的造诣——’

炼金术?是的,这的确。不过这也不是——等等!

格雷夫斯突然清醒起来,忒休斯?!

忒休斯?!!

他滤过中间信的内容,直接看向落款:纽特·斯卡曼德

格雷夫斯猛地坐直,几乎吓了猫头鹰一跳,他没有在意其他的事情,而是用一种认真的神情从头开始看这封信,就好像这不是一封求助信一样。

 

‘尊敬的格雷夫斯先生:

    很抱歉冒昧的打扰您,但我实在是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不得不请求您的帮助。

在给您写信之前,我求助了我的哥哥忒休斯,但糟糕的是他没有办法来到美国,所以他向我推荐了您,据说您在炼金术领域有着很强的造诣,所以我想我遇到的问题只有您才能帮助我了!

因为这件事情实在太难解释,如果您有时间的话,我可否登门拜访?

PS:上一次分别之后,我曾多次寄猫头鹰给您,但她总被拒之门外,这让我很担心您,如果您没有时间,我可否在您午休的时候进行一次短暂的拜访?我只想知道您现在的身体状况,不会耽误您的太多时间。

以及,我的猫头鹰莉莉非常友好,您可以将回信交予她。

 

纽特·斯卡曼德’

 

格雷夫斯腾的站起来走了两步,将信不停的重复阅读,每一个词语都认真的去记忆,视线甚至久久的在那句‘这让我很担心您’无法移开。

他甚至已经在脑海里写出了三个版本的回信!

 

格雷夫斯没有太在意他现在的情感,自从上次分别之后他大多数处于修养的状态,并不知道纽特还曾寄猫头鹰给他,之后又多是繁忙的工作,也甚少回家,他与忒休斯的信件倒是从未停止,但忒休斯也并不知道自己弟弟的行踪,谁都没想到纽特已经回到了纽约!

这么久格雷夫斯甚至没有对纽特做过正式的道谢,而纽特几乎救了他的命!

懊悔的情绪又一次的包裹了他,在他得知纽特早已离开纽约之后,这种情绪时常来打扰他。不过他一直觉得这种懊悔只是因为他还没有来得及对纽特说一声谢谢,但很快就可以了!

 

格雷夫斯已经在脑海里想出了四种不同的回信,但开头无一例外都是‘亲爱的纽特’

不不不——亲爱的斯卡曼德先生

格雷夫斯任由自己摔到在沙发上,他没有意识到他现在的表情有多么的放松。

短暂的忘记了脑海中的回信,他又一次的看起这封信,旁边名为莉莉的猫头鹰注视了他一会儿,低头梳了梳自己的羽毛。

这次他稍微冷静了一些,多次的阅读也让他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在名字的前面有魔法删改的痕迹。

格雷夫斯连魔杖都没来得及用飞来咒,直接对信纸施展了一个无杖的显现咒:

 

    以及,我的猫头鹰莉莉非常友好,您可以将回信交予她。

非常担忧的

纽特·斯卡曼德

 

在回到纽约之后,纽特先给忒休斯寄去了信件。

他没有足够的勇气去直接求助于格雷夫斯先生,只好先问问他的哥哥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但有所预料,忒休斯也对这种类型的追踪咒束手无策。

不过忒休斯帮他解决了魔法标记的事情,所谓的解决,是建议他用强大的魔力将‘G’改成了‘S’,这的确很有效,在药剂的帮助下,纽特已经完成了这件事。

纽特的本意是想永久的解除这个咒语,但兄弟俩都不是很擅长炼金术,对这种魔咒的研究也不是很透彻,所以忒休斯认真的向弟弟推荐了多年好友,从信的言语间,可以看出他对这位好友极为推崇并且信任,并且忒休斯还透露出一件事:对方曾多次隐晦的打探过纽特的行踪。

 

纽特揉揉发红的耳朵,终于下定决心寄出了求助信。

 

在寄出信后,纽特一直处于一种焦急不安的状态,他总觉得自己的信过于草率,但那已经是修改过几次的结果了,他实在很不擅长这种事。

 

纽特一次又一次的望向窗外,虽然他刚刚放飞莉莉不过半个小时,但格雷夫斯先生的新公寓离这里并不是很远,半个小时足够莉莉飞到,甚至已经到了有一阵了。

纽特忐忑的等待着,嗅嗅在箱子里抓盖子的声音传来,他也只是回想了一下上次施展的咒语距离现在的时间,无暇顾及更多了。

终于,莉莉抓着一个盒子回来了。

纽特猛地站起来,几乎带翻了椅子,他尽量按捺住自己期待的心情,接过了盒子,莉莉安静的飞到了旁边的架子上,歪着头打量着他。

纽特打开盒子,是一封信和一个包裹着的东西,纽特先拆开了信。

 

‘尊敬的斯卡曼德先生:

非常荣幸收到您的来信,十分欢迎您的到来,我还未曾就您上次的帮助对您表达过谢意,盒子里是门钥匙,如果方便,您可以在明天使用它。

以及,鉴于您在纽约没有固定的住所,巫师旅店也并不是非常安全,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携带好您的箱子,格雷夫斯宅诚挚欢迎您的到来。

您的朋友

帕西瓦尔·格雷夫斯’

 

“!!!”

纽特几乎蹦了起来,“太棒了!”

他兴奋的又一次从头看起这封简短的信,“这实在太棒了!”

 

莉莉看着同样在房间里绕圈的纽特,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真没办法告诉纽特,之所以这么久才回来,是因为对方至少扔掉了近十封不满意的回信,要不是怕纽特等待时间太长,大概还会耗费更久吧,毕竟要不是她起飞的快,她很可能就被叫住,改写下一封了。

【TBC】

 

我恰点打出那个白头发同样没有鬓角并且发福了的家伙活跃在德国,想想很可能被揍就放弃了【。】

以及,真的很漫长,有灵感就更【还好意思说???】

评论(9)

热度(52)

  1. 银狼王赫帝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