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Gramander】生命理念【一】

为了拯救快要灭绝的生物,纽特向一位不熟悉的朋友寻求了一些帮助。

 

在电影之后发生的事情,有私设,例如风鸟。

 

弃权声明:他们不属于我,甚至不属于彼此

 

01

“Disillusionment Charm。”

纽特隐藏在在酒吧门口附近的阴影中,对自己施了个幻身咒,安静的等待。

他在德克萨斯州打探了将近半个月,大量钱财的投入终于在最近有了回报,他寻找多时的风鸟今天晚上就要在这间酒吧出售,纽特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得到过风鸟的消息了。

风鸟的蛋有着极大的价值,它能完全治愈一些黑魔法造成的伤害,甚至可以解除一部分诅咒,但所有的使用方法都是利用蛋液来制作魔药,而这意味着没有新的风鸟出生。

巨大的利用价值使得很多人忽视了这一点,风鸟的数目急剧减少,价格同样也节节攀升,简直是个恶性循环。现在很多栖息地都见不到他们的身影,为了这种生物,纽特甚至去往南极,却只能失望而归。

可想而知,得到了风鸟消息的纽特有多么的欣喜若狂。

但糟糕的是,没有受到邀请的人没办法进入酒吧,而他们邀请的都是熟面孔。

纽特潜伏在这里,就是为了等待一个同样进入酒吧的人。

 

纽特在行动前做了许多准备,喝下福灵剂,对箱子施展隔绝咒和反追踪咒,换上了便于行动的装束,以及一个牛仔领巾,用来遮脸。虽然看起来不伦不类,但反而不容易让人记住其他特征。

他隐隐有所预感,他很难顺利的买到风鸟,但他无论如何也要得到他们。

 

等待是有回报的,他脚步轻盈的跟在一位西装革履的先生后面,顺利的踏进酒吧,在进去的一刹那感受到身上的反警戒咒被触发。

‘感谢梅林!’

他无暇多想,贴着墙壁,小心的抱住箱子避开人群。

酒吧内人声嘈杂,没有以往会有的音乐和游乐的声音,现在反而更像是在一个交易所。

人们聚集成小群体,分散在酒吧的各个地方,每个人之间相互警惕,每个群体之间相互戒备。

装有风鸟的笼子就在舞台之上,大大咧咧的展现给所有人看,但这反而增加了难度,纽特没有办法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风鸟装进箱子里。

 

他将自己潜伏在舞台附近的阴影里,又补了一个幻身咒,静静的等待合适的时机。

‘等等。’纽特突然反应过来,‘我不是过来交易的吗?’

为什么做好的所有准备都是用来抢的?

 

“Avada Kedavra!”

在迟疑着要不要用咒立停的时候,突然一道绿光直直的射向正在向笼子建立防护咒的巫师。

绿光撞上了一个透明的屏障,这名巫师因为冲劲被狠狠的撞了个跟头。

“Avada Kedavra!”相反的角度又一道绿光锲而不舍的冲向那名巫师。

整个酒吧顿时炸开了窝!

 

纽特也被吓了一跳:‘阿瓦达?!’

这甚至都不像是来抢风鸟,而是来报私仇的。

‘等等!这是个好机会!’

纽特就在舞台附近,酒吧里已经打成了一片,他所在的角落都有几个咒语被扔过来,他只能小心的避开,在经过几轮咒语清扫后,没有人再故意的对这边施咒了,他们已经自顾不暇。

纽特松了一口气,重新补好盔甲护身。

 

各种光芒在酒吧内四处乱飞,其中绿光占了将近一半。

他对美国的混乱又有了新的了解。

 

所有靠近舞台的人都会遭到围攻,就算双方之间打的不可开交,但只要看见有人靠近舞台,就会将正在酝酿的恶咒都丢给那个人,恶咒的密集程度就连盔甲护身都无法抵挡。

纽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握紧魔杖,小声的对着滚到脚边的杯子施了个变形咒,将它变成笼子的样子,里面甚至还有风鸟的形状,纽特将笼子缩小塞进怀里,小心翼翼的从舞台后方绕了上去。

 

“Silencio。”纽特悄声向笼子附近扔了个无声咒,这是以防万一。

他做了个深呼吸,匍匐着,缓慢的靠近笼子。

他离风鸟很近了,但是现在还不行,还有不少人在关注这边。

又一个试图靠近的人倒在了舞台前。

 

大概的梅林的眷顾,或者福灵剂的功效,只听一个巨大的喊声:“美国魔法国会来了!”

酒吧里的时间像是暂停了一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自觉的被吸引过去。

‘就是现在!’

纽特甚至没有通过大脑的思考,直接冲上去抱住装有风鸟的笼子幻影移形。

“!”

下一秒纽特已经站在附近的楼顶了。

“......WHAT?!”

纽特自己都极为惊讶,这时他才反应过来,这个酒吧刚刚还有禁止幻影移形的咒语,他在离开的时候都忘记了这一点,不过既然国会已经来了,那么说明这个咒语已经被解开了!

他没想到这么顺利,甚至准备的赝品和箱子的保护咒都没派上用场。

 

酒吧里乱成一团,有人高喊着:“追上那个人!”话音刚落就被抓走。

已经被抓住的卖家狠狠的咬着牙,他感受到了他在风鸟身上的留下的追踪咒就在不远处,但现在的他根本毫无办法!

不过等他出来——他一定要让那个人付出代价!

 

不!

等等!

这对风鸟是怎么回事?!

纽特就着月光认真的查看笼子里的风鸟,一个接一个的探测咒来分辨他们身上的咒语。

“力松劲泄、速速禁锢、速速缩小、魔法标记还有.....追踪咒?”

看这些咒语的魔力强度,它们应该是被反复使用在风鸟的身上。

虽然纽特在以往的书籍记载之中了解过风鸟的厉害程度,但这么多的防护手段,无疑更直面的体现了这一点。

纽特全然忘记了他就在酒吧的不远处,甚至只要他站起来,以他的角度,还能看见魔法公会在不断的抓人。他进入了箱子,任由箱子摆在楼顶,反正上面也有着各种防护咒,甚至还有麻瓜驱逐咒,他并不担心一出来就换了个地点。

箱子里有足够的地方可以使风鸟展开身形,速速缩小说明风鸟肯定不是这么丁点。

纽特活动了一下手臂,依照这些魔咒的程度,他可能要施放一晚上的咒立停了。

 

而不远处的酒吧门口,格雷夫斯紧皱眉头,国会在几天前就得知了风鸟的消息,甚至还知道通缉令上的不少人都将要参与这场交易。

为此,他们几乎出动了半个国会的奥罗,从纽约赶到德克萨斯。

为了保护线人,他们不能直接表明这次行动的目的,所以明面上的借口是抓捕走私团伙,毕竟这个走私团伙的隐匿技术烂到了一定地步,到处都有蛛丝马迹可以查,却不曾想竟然有人抢了风鸟跑了?

不过他们的目标不是风鸟,所以只派了两个奥罗意思意思的去追捕一下。

在找不到这个人的踪迹之后,两名奥罗甚至偷偷的回来继续参与抓捕行动,格雷夫斯严肃的看了他们一会儿,还是移开了视线。

就算酒吧里的这些人叫喊着我们没有犯罪,但里面那些中了各种恶咒的人就足以扣留他们了。

扣留他们之后,还担心这些人没有犯罪?

笑话。

格雷夫斯想到此稍微放松了一下,随即又有点遗憾,这一对风鸟的下落是这几年来得到的惟一一次准确消息,但是这次被人抢走,估计就很难再找回来了,以后还会不会有风鸟都还是个未知数。

依照风鸟蛋的用处,很可能这个物种就要消失了。

格雷夫斯不由的想起纽特,如果这个消息被他知道的话,应该会失望不已吧。

【TBC】


慢热,偏正剧向,大概处于有灵感就更的状态【烟】

好像......这并不是很受欢迎的风格啊【第二根烟】

以及,别太在意咒语的使用......【愁的一排烟】


评论(13)

热度(89)

  1. 银狼王赫帝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