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亮剑\李赵】暂未名

电视剧和小说背景混杂,非常短的一发完。

 

别人总觉得李云龙不喜欢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虽然他连手无缚鸡之力这个词都说不上来,只会用知识分子,小白脸等话来埋汰人,比如埋汰赵刚。

初次见面他就对新来的政委充满了不信任和偏见,认为赵刚也就搞搞政工,练练嘴皮子,又不能带兵打仗,多了个政委反而让他束手束脚,浑身不自在。

就冲着这点偏见劲儿,李云龙三番五次变着花的讽刺赵刚,就连说骑兵连连长孙德胜的时候,明着是训话,暗着却是拐着弯的挤兑这位新来的政委。

赵刚虽是文人,但心里也有股子火气,不然又怎么会是一二九运动的负责人之一,何况就算再儒雅的人,这么下来也得被李云龙气到爆粗口。

 

这两个人吵过的架斗过的嘴,都赶得上一日三餐的频率了。

 

其实李云龙对一些事物有着独特的偏爱,他的内心喜欢文质彬彬,喜欢白净,喜欢书卷气息,这些都是他没有,他羡慕的。

但越是喜欢,他就越不会表露出来,尤其面前还真有着这么一个人,他从未想过在战争结束前会遇到这样的人,就像他都没想过战争结束一样,比起纵观全局,他更喜欢掌握当下。

但赵刚就是他所掌握不了的当下。

赵刚有着他所喜欢的全部特点,个子不高与他的中等个子正合适,身材单薄脸色白皙更是与李云龙成了对比,燕京大学的学生,资历又不浅,独立团能来这么一位政委都是长官的厚爱,真是怎么想怎么好。

蹲在大树根下看团里训练的李云龙轻轻抽了自己一嘴巴子,瞎想什么呢。

 

而赵刚就站在不远处,带着李云龙所喜欢的气息,皱着眉头看战士们训练。

得。李云龙敲敲烟袋子,心想,等会儿还有场架要吵。

 

这才是他觉得自在的相处方式。

要是能这么吵一辈子,也不错。

 

赵刚却不是这么觉得的,比起私人恩怨,他更在意全团的战士,思来想去,他还是对团长服了软,对于李云龙的明朝暗讽都装作不知。

但团长战场抗命的毛病实在犯了太多次,怎么劝都没用,气急了就是吵,但吵也吵不过,生的气更多了。

最让人没辙的就是气急了过后李云龙反而会过来示好,说两句软话,再说两句俏皮话,让赵刚气都气不起来,反而被逗笑了。

这么几次之后,赵刚也算是认栽了,对李云龙的容忍度也是一降再降,降的李云龙开始发愁怎么才能疏远赵刚。

 

他不敢离他太近。

但又控制不住自己。

 

赵刚在进入独立团之前滴酒不沾,但架不住李云龙的纠缠,什么知识分子与工农群众相结合,拿什么结合?拿喝酒?

李云龙哈哈一笑:哎,对了,就是拿喝酒。

赵刚实在拿李云龙没辙,索性就陪他喝,看能喝出个什么花样来。

 

团里的战士们,尤其是警卫排和团部参谋,都习惯了团长政委吵架赶人喝酒的流程。

团长一瞪眼,政委先装看不见,政委要是看不见,团长就改骂人了,团长一骂人,要是还带着抗命的倾向,政委就坐不住了,一人骂一人哄,直到哄的人动了气,二人就开始骂起来了,吵上几句之后,二人又会觉得影响不好。

这时候屋里除了他俩之外的人都会被赶出去,他们在屋外都能听见团长和政委吵架的声音。

 

战士们背地里都说,都说读书人都是好脾气,这赵政委可真是看不出来啊。

也有人回这句话:也不看看跟谁吵,那是咱团长,咱团长什么脾气,你们也是知道的。

这句话一出,大家反而对赵刚有了理解,想想赵刚平时的脾气,又纷纷感叹赵刚不愧是读书人。这么多任政委,反而唯独是这个赵政委敢拍着桌子跟团长吼,其他人,一见团长瞪眼就怂了。

 

门一关,两人互骂个狗血临头,战士们也不敢在屋外呆太久,偷听了两耳朵就四散开来,继续自己的工作。

屋内两人骂完了气消了,李云龙就开始劝赵刚喝酒,给赵刚陪笑脸。

他喜欢看他生气,又不想他一直对他生气。

二人酒过三巡,喝的醚酊大醉,开始互说心理话,幸好战士们没有听墙角的习惯,不然这时候得暴露多少秘密。

等李云龙第二天清醒过来,就回想起他俩喝的意识不清,面红耳赤勾肩搭背的称兄道弟。

得了。李云龙靠在被子垛上。

疏远不成了,实在狠不下心。

既然疏远不成,那就这么着吧。

 

几次喝酒下来之后,赵刚发现李大团长脾气收敛多了,能听得进去劝了。他由衷的感到高兴,对喝酒这种行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日常这种小错误,总比到了战场上犯大错误强。

赵刚有时也会思考自己的改变,比起进入独立团之前,他少了很多文人气质,变得粗犷起来。他娘的这个词说的像是日常用语,拍桌子砸杯子这种事他以前肯定不会干,现在却顺手的像拿筷子一样简单。喝酒也是,他现在完全有自信喝倒他以前的同学们,虽然很难见到他们一面,也不知道是不是还都活着。

算了,不想了。

反正就老李这脾气,不服气不行啊。

 

李云龙越来越喜欢和赵刚喝酒扯闲淡,赵刚在喝醉的时候总能说出真心话来,他就爱听真心话,可惜的是,李云龙一般比赵刚喝的更醉,他听着真心话,第二天却又不能完全的回想起来。

但是不喝醉不行啊,他怕他控制不住自己。

喝醉了,他更怕他控制不住自己了。

有时候赵刚醉倒在他旁边,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神情一点儿都不像是喝过酒的样子,但他知道他已经醉了,他看着他就已经醉了。

 

李云龙什么也没说过,日子过的再普通不过,照常跟政委斗嘴,照常跟鬼子打仗,照常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有什么可说的。李云龙蹲在大槐树下抽着烟卷。

活下去,活过战争,指不定哪天他就先行一步了呢。

有什么可说的。

 

【完】

 

感觉写的好糟糕啊【烟】为圈里献出自己的力量【这种力量还不如不要吧喂】

用了一些原著里的词汇,原著就是这么......咳

评论(15)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