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Gramander】不期而遇【二】

现代AU,双方二人都没有期望过会遇见对方,但是梅林【?】帮了这个忙。

05

Newt坐在后排,望着窗外的大雨,摇了摇头。

伴着雨天的清凉潮湿感,深深吸了口气,又连着无关的思绪一起呼了出去。

与其想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实现的事情,还不如想想嗅嗅。


嗅嗅是一只鸭嘴兽,大概在半年前,被发现于家里的庭院。

他只是去定期清理草坪,却没想到收获了这么大的惊喜。

不过当时的他还没来得及激动,就发现这是一只濒死的鸭嘴兽。身上的伤口和奄奄一息的状态让人无从多想,Newt直接对这只鸭嘴兽进行了急救处理。

事后有时间认真思索的时候,鸭嘴兽已经正式起名为嗅嗅住进Newt的家里了。

当然,这是违法的。

就如同嗅嗅的到来一样,鸭嘴兽基本只存在于澳大利亚,突然出现在美洲,总不能是鸭嘴兽自己飞过来的,何况嗅嗅的身上还有着条形状的伤痕,以及,一眼就可以看出的对人类的恐惧。

不过现在的嗅嗅,已经可以在Newt的怀里撒娇磨蹭了。


Newt没有意识到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柔和的微笑,这是他今天为止最放松的神情。

但是这种放松并没有持续太久,Newt感受到一股强大推力使他倒在了旁边的空位上,当然这并不是灵异现象,公交车突然一个急转弯偏离了道路。

“What?!”

Newt的惊呼甚至没来得及出口,车就狠狠的撞到了什么,而他直接被撞下了座位,摔在了地上。

“......”失去意识只是几秒,但却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Newt眨眨眼,感觉发懵的意识已经逐渐回笼了,额角和胳膊从麻木到疼痛也就短短的几秒。

“嘶——”

爬起来的Newt靠在座位上深深的喘着气,前窗被汹涌的水流喷的模糊不清,雨刷没有任何用处,甚至因为撞击变得一顿一顿。公交上的人们除了像他一样刚刚爬起来的,其他人都已经惊慌的冲下车,司机也一样。有的人甚至呆愣的站在不远处的大雨中打哆嗦。

这次车祸并没有太多的人被吸引到这边,不止是因为人少和下雨。

Newt无暇思考太多,捂着胳膊晃晃悠悠的走上过道,电影看多了总觉得撞车就会引起爆炸,就算引不起,在出了事故的车上呆着也觉得很危险,生命的重要性可以让人放弃思考。

显然不止他一人这么想,他刚走到中程就被人狠狠的撞到了一边,那人神情恍惚跌跌撞撞却像是有洪水猛兽在追赶一般冲出了车门。

但这次的撞击却没有造成疼痛,Newt回过神来,发现他正好摔在了一个昏迷的人的身上。

这个人穿着价格不菲的西装,紧皱眉头,就算昏迷也透露着一股凌厉的气势。

Newt甩甩头,想让大脑清醒些,但是并不奏效,反而更加迷糊。

危机感督促的着Newt离开,但他完全无法对生命视而不见,甚至连个思考都没有,直接拽起了这个人,把他拖下了车。

 

06

Graves醒来,恍惚间只觉得一片黑暗,彻底湿透的衣服让他倍感难受,还不断有雨砸下来,虽然脸部同样很潮湿,却没有一滴落在上面。稍微清醒了一下,微微睁开眼却什么都看不见,Graves猛的吓了一跳,几乎以为自己因为车祸失明了。

脑子里闪过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我还是单身。

他自己都不明白是为什么。


突然那片黑暗被掀开,那个之前在车上见过的有着小卷毛的年轻人径直吻了过来,一手托住他的下巴一手捏住了他的鼻子,在他的嘴里深深的呼了口气,呼完后甚至没有发现他醒了,继续将那件厚实的孔雀蓝大衣盖在他的脸上,在他的胸口使劲按压。


“......!”

Graves的心脏几乎被这个事件逼得近乎停止,紧接着又剧烈的跳动,他的脸上出现的雨水是从那个青年的脸上滑落的。

青年做完几次心脏复苏,将手指按在了他颈部的脉搏上,这个人的手指很冷,在碰到Graves的时候却又让他觉得无比炙热。

他发现他更难以控制自己的心跳了。

“!”这个人猛的掀开衣服,但仍细心的替他遮住了雨,“您醒了!”


Graves此生都很难忘却这段记忆,他躺在地上,只能看见灰蒙蒙的天空,孔雀蓝的大衣,以及为他的苏醒感到惊喜和放松的Newt,不断从Newt下颚滴下的雨水,还有,那个笑容。


“......谢谢你救了我。”Graves从未觉得自己的嗓音如此低沉过。

Newt轻轻吐了口气,欣喜的笑了起来:“我想我要接受您的感谢了,我发现您的时候您近乎没有了心跳。”

Graves却明白那不是因为他濒死,他过于劳累之后休息呼吸会莫名很轻,心脏跳动也会极其缓慢,就像进入了休眠状态。

但是这件事他是不可能告诉面前的青年的。或者之后会告诉?什么时候的之后呢?

 

内心的活动没有影响到Graves的表情,这是多年的工作让他最为熟练的一个技能。

“谢谢。”Graves又一次说道,“如果没有你,我大概不会苏醒过来。”可能会睡到公交车被拖走,“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得知你的姓名吗。”停顿了一下,“我叫Percival·Graves。”

青年好像思索了一下,又放松了下来,露出了第三个笑容,这次是浅笑。Graves同样把它印在了心里。

“我是Newton·Scamander,朋友们都叫我Newt。”

“很高兴认识你,Newt。”

“很高兴认识你......”Newt顿了一下,“Mr.Graves。”

Graves瞬间接口道:“你可以叫我Percival。”

“Percival。”Newt似乎就在等这个。

二人相视而笑了起来。


Newt支起他的大衣,直至大衣可以遮住他们二人。

Graves这才反应过来他一直躺在地上,坐起的时候却注意着Newt的衣服,保证Newt不会为了给他遮雨而来回移动。

他也想将衣服脱下来给Newt,却发现自己的西装甚至湿到一碰就能碰出水来。

Newt也发现了这一点,有些不好意思:“很抱歉,我只能找到这种地方。”

Graves赶忙安慰:“不,这不是你的错!是这场大雨——”

梅林啊!我在说什么!我怎么能错怪这场大雨!

“我非常感谢你的帮助!”Graves小心的注意着自己的用词,“一件西装比起你的帮助而言实在太过微小了!”

“......”Newt露出个腼腆的笑容,看的Graves心都化了。

感谢梅林!


Graves完全无暇注意周围的状况,他只想跟面前的青年继续说话,说什么都好。

他想到了。


“......你的心脏复苏的手法非常娴熟,就连——”猛地把人工呼吸这个词咽了下去,大脑飞速转动,“连脉搏都找的很精准。你以前......也这么帮助过别人吗?”他莫名开始紧张,内心期盼着答案,又不希望是他所想。

Newt却没想那么多:“实际上,我也很高兴我的急救能成功,这是第二次尝试。”Newt害羞起来,内心为对方没有在人工呼吸时醒来松了口气。

Graves张了张嘴,心中的急切还是让他问了出来:“那你的第一次急救……是给?”

Newt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是给嗅嗅,他是我的朋友!”

‘他’‘朋友’这两个词让Graves的心骤然下沉。

Newt的笑容却好像赤道草原上正午的太阳,灿烂的过头。Graves的心一路沉到了胃里,在要被消化的时候Newt拯救了它。

“是只鸭嘴兽。”

Graves的心瞬间回归原位。


对于这种明显不属于美洲的生物,Graves却没太在意。

他甚至安慰不小心脱口而出的Newt:“鸭嘴兽很好。它......他叫嗅嗅对吗?”

Newt点点头,抿了抿唇:“请不要说出去。我,我不想失去他。”

“不必担心,实际上在饲养这方面法律没有严格的规定,但是走私是肯定违法的。当然,你不可能做这种事。”急救,Newt的善心,最大的可能就是Newt救了它。

就算灰暗的天空,大衣的阴影,也无法遮掩Newt欣喜微亮的眼神,反而在Graves心里,这双眼睛几乎照亮了天空。


TBC


文中没有表达出来,急救的时候尽量保持患者呼吸环境的通畅,纽特盖衣服是因为大雨无处可避,比起鼻腔气管进水,只能选择相对更好的选择。

下次更新会稍晚几天,考试很近了

希望文章还好,感觉大脑还蛮僵硬的【忐忑不安】

有逻辑bug希望能尽早告诉我......不然我可能会在文章结束后悲愤的因为逻辑错误而重写【抖】

以及作者单身狗,大概就是这种程度了【喂】


欢迎留言,可以勾搭我一下啊【拍胸口】我超级好勾搭的


脑洞小剧场

【一】

梅林:请不要在现代AU里搞事【想了想】谢谢。

【二】

阿修:【痴汉的看着小雀斑剧照】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部长:【轻轻抽走照片】我的。

阿【单身狗】修:.....哦

评论(10)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