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Gramander】不期而遇[一]

现代AU,双方二人都没有期望过会遇见对方,但是梅林【?】帮了这个忙。

01

一个昏暗的周末下午,天气阴沉的如同美国现状。

乌云压顶,无风也无雨,经久不散。

几天的阴天让人的心情也倍感压抑,路上的行人都显得昏昏沉沉。

 

Newt从好友Jacob的面包店里出来,感觉店里店外简直是两个世界,店里温馨而热情,店外却是一片昏暗。

Newt透过玻璃望向店内,Jacob和Quinne分别在柜台的两边,一人在整理柜台一人在放置面包,二人时不时相视而笑,甚至Jacob根本无心手上的工作,看Quinne的时间远比整理的时间要长。

这个气氛让Newt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但随即想起了自身,又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Newt·单身狗·Scamander独自漫步在街头,比起身旁匆匆而过的行人,Newt显得过于迟缓。

他一直在回想着好友二人间的气氛,心底微微有些羡慕。

Jacob和Quinne在大学毕业后就结婚了,二人共同经营了这家面包店,而他和Tina则选了各自不同的道路,但都是自己所期望的道路。

不相熟的人总以为他和Tina是情侣关系,但是稍微观察便能发现,他们二人并没有那种气氛,尤其是对比了Jacob和Quinne之后,这二人几乎能闪瞎所有旁观者。

Newt之所以现在还拥有着完美的视力,完全是因为习惯了而已。

上面这句是Newt心底的冷笑话。

 

Newt深深的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有些好笑。摒弃了心中的想法,像街上普通的行人一样,匆匆走向自己的目的地。

 

02

Percival·安全部长·Graves皱着眉头走出了行政大楼,看了看阴沉的天气,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段时间国会出现了大量的问题,每天被各种会议填满却依旧作用甚微。

Graves已经连续工作到了身体机能下降的地步,就连国会主席都能一眼看出他状态不佳。

不止是工作量的原因,还有国会议员们无尽的扯皮,后者是导致安全部长身心俱疲的主要原因,这段时间无穷的会议和顾左右而言他的议员们一度逼得Graves想拔出魔杖,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个想法是哪里来的,他并没有魔杖,这又不是哈利波特的世界。

 

干练的主席私下密谈了Graves,虽然不怎么赞同,但还是决定按照对方的建议试一试。

“如果以退为进真的能让那些‘顽固’的议员自乱阵脚的话。”

Picquery主席耸耸肩:“你太高看这些‘顽固’了,一点可供争抢的利益就会让他们抢破头,何况你的短暂休息会让一大块利益有可乘之机。”

“就算知道这点利益毫无用处甚至背后还有人虎视眈眈?”

主席笑了起来,没有理会这个问题而是说起了其他。

“你也需要休息了,这段时间的高压工作让你失去了以往的冷静。”

Graves知道这一点,他也知道他刚刚问题的答案,但是积蓄的压力难以控制的让他讽刺出口。

主席意有所指:“你的生活不应该只有工作。”

Graves回了个冷酷的眼神:“难道还有RAP吗。”

主席:“.....”

 

Graves被主席冷静的请出了办公室。

也被主席冷静的放了几天假。

 

03

一场雨或许是解决现在天气问题的最好办法,毕竟乌云已经厚到大风都难以吹散的地步了。

人们的内心都隐约在期待这场雨,或者说期待的是雨后的阳光。

 

Newt的内心也很期待,但并不是在这个时候,在他还在回家的路上却没有带伞的时候。

雨从淅淅沥沥到倾盆而下并没有用太多时间,就好像乌云积蓄了太多的力量,根本无法缓慢的倾泻,只要开了一个小口,就会把它撕裂到天边。

Newt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在雨还是淅淅沥沥的状态的时候,Newt在进入一家咖啡店和一辆公交车中选择了后者。

在踏上公交车的时候又有些后悔。

因为下雨天的咖啡店总是邂逅的场所,这还是Quinne告诉他的。

但是已经踏出了这一步。

Newt忽视了心中所想的遗憾,坚定的踏上了车,并坐在了靠后的位置。

他刚刚绕路去了工作的地方,从店里到家需要的时常要超过从Jacob的面包店回家的距离。

走路回去需要半个小时,而公交车因为绕路的缘故又会增加时长。

在Newt内心要升起某种情绪的时候突然醒悟。

不,别后悔了。

就算去了咖啡店也不一定会有邂逅,就像往常一样,还是会一个人坐到雨停。

清醒一点!

 

04

Graves踏入停车场的刹那停住了脚步,他回想起他的车在前几天去参加一场会议的时候出现了故障,已经送去维修了,因为这几天基本都在国会的缘故【有专门的休息室】,也并没有用到车。

在意识到已经开始休假之后,Graves的精神状态就很疲惫,近期所积累的压力一口气返了上来。

没有车,只能拦出租了。

但是当他伸向口袋的时候,却发现钱包落在了办公室,手机在闪烁了两下也进入了没电关机的状态。

他回想起他本来是打算从主席办公室出来之后就回去充电继续办公,但没想到直接被放假了。

 

......看来主席很介意她的种族天赋。Graves面无表情的想着。这点以后可以多说几句。

 

内心的疲惫感使他拒绝回到行政大楼,零钱大概还能做公交车。

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坐过公交车了。

 

选了个靠前靠窗的位置,Graves靠在椅背上假寐。

没有多久就听到车上的其他乘客在说下雨了。

Graves睁眼看向窗外,内心的疲惫感减少了一些,阴沉的天空如同国会带来的压力,这场雨就好像刚刚做出的选择,是个好兆头吗?

不,Percival·Graves,你什么时候如此迷信了。

 

车辆到站,上来了一位穿着孔雀蓝大衣,有着一头小卷发的稍显稚嫩的年轻人。

Graves看了一眼便没在关注,他现在更想好好的休息一会儿。

 

TBC

 

天知道这篇会有多长【不由的点根烟】

很久没动笔,感觉好糟糕的【愁】希望会喜欢吧

新年快乐。

祝大家......鸡年大吉,没有‘吧’【坚定的】

2017.01.01
跟基友阿水聊天的时候突然多出两个脑洞,当小番外
【一】
“如果作者肯放过我的话,就不会在我的内心塞满冷笑话了。”部长沉稳的说道,“这家伙分明才是在内心装满了冷笑话的人。”
阿修:“谢谢。”
部长:“……并不是在夸你”
阿修:“谢谢!”
部长:“……”
【二】
阿水:你拼错了纽特的姓氏
阿修:百度的锅
阿水:分明你傻
阿修:【假装听不见】百度的锅
阿水:……
阿修:百度的锅
阿水:……
阿修:【对收音机施展咒语使其重复百度的锅四个字】
阿水:……
阿修:【拿起收音机放到最大声】
部长:……请不要在现代au里搞事,谢谢。

评论(20)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