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空中医生AU【下】

《世界奇妙物语》2013年春季SP中的一篇,短小却非常有趣,大致是每个人都阴差阳错的有了另一个身份。

声明:OOC预警,欢乐向,无CP向。

【下】

“不妙啊,这个云层真不妙啊......”乘务员机长心惊胆颤的看着前方厚厚的雷云,但飞机还是按照航线规划径直飞了进去。

另一边的纽特拿着手术刀,回忆给人鱼开刀的场景,刀比划在患者身上,马上要落下时,飞机突然一颠。

“啊。”刀划了下去。

纽特:“......”

病人夫人看着切开的刀口:“医生,没事吧?”

围在纽特身旁看开刀的乘客们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你刚才啊了一声吧。”

“啊。”纽特反应过来,“没事。”他的声音依旧沉稳,“继续。”

但纽特的内心已经被吐槽填满了,怎么可能没事,难度很高的手术,摇晃不断的机舱,乘客的注视,还有——

克雷登斯适时开口:“要增加麻醉药剂量吗?”

“啊?不,没事的。”纽特侧向另一把,把手术刀递给蒂娜,“止血钳。”

“啊,好。”蒂娜慌忙寻找,递给他一把镊子。

纽特:“......”

“不,不是这个,是那个......”纽特指向旁边的工具,蒂娜急忙调换给他。

纽特在内心长叹口气:我与他们的配合完全不好,这就是经验丰富的专家跟我这个假冒医生的区别吗,我甚至连飞机上有医药用具这回事都完全不知道......

嗯?纽特突然反应过来。等等!

他抬头看向格雷夫斯,格雷夫斯后背一紧,瞬息移开视线。

纽特盯着格雷夫斯几秒,对方的眼神一直处于游离的状态,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

纽特施了个止血咒给病人,是无声无杖魔法。

 

“请稍等。”纽特紧盯着格雷夫斯不放,他绕开围观的乘客们,在格雷夫斯闪躲的眼神中接近他。

“我想确认一件事。”纽特眯起眼,“为什么您会知道医疗用具的事?”

“哎......”格雷夫斯还没想好借口。

纽特紧追不放:“难道说,您是——”

“不,我——”

隔壁座的小男孩抢先反驳:“他是世界上弹空气吉他最厉害的人哦!”

纽特瞪大眼,不自觉的重复:“世界上弹空气吉他最厉害的人?”

格雷夫斯体会到了蒂娜的心情,虽然他现在的视线都不敢跟蒂娜对上。他总不能说飞机上有医疗器具是常识性的知识,但看起来周围的人都不知道,他只能以为这是麻鸡和巫师飞机的不同之处,听麻鸡医生的语气,他应该是被误认为也是麻鸡医生,对方找他一起手术,可他真的不会,但要是不说自己是个医生的话,还能说是谁?安全部长?天知道麻鸡的安全部长是谁,而且按照麻鸡现在的宣传力度来看,这个飞机上肯定有人能认出他不是。

所以他只能......

“是、是的,我是世界上弹空气吉他最厉害的人。”

“是吗......”纽特晃晃悠悠的离开了:本想着如果对方是医生,就能让他代替我来做手术了。

 

小男孩倒是非常高兴:“果然如此!弹给我看看嘛,空气吉他!”

“安静点!”劫机的男子大吼道。

小男孩很是认真:“但他明明是世界上弹空气吉他最厉害的人,却不肯弹给我看!”

格雷夫斯小声的辩解道:“都说了我不是——”

劫机的男子听到了:“你不是吗?”

格雷夫斯一抬头,却看见纽特正在看着他:“不......我是。”

纽特继续俯下身做手术。

劫机男子想缓和缓和气氛:“那就弹弹看!”

“哎?!”

小男孩欢呼道:“太棒了!”

劫机男子:“让机舱内摇滚一些。”

女乘务员追问纽特:“不会影响手术吗?”

“没关系的。”纽特埋头于手术之中:没有比减少一点对我的关注度更好的事了,乘注意力不在的时候还能用无杖魔法。

 

格雷夫斯:“......”

救命!

 

但除了纽特外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

 

他机械的站起身,内心响起了激昂的BGM。

他深吸一口气,假装手里有把吉他,假装他并没有在一架飞机里,假装他在一个舞台上,台上响起了他内心深处的BGM。

他开始弹奏了!

情绪激昂!动作随着BGM的爆发而显得富有冲击力!表情投入,身形充满活力,完全看不出是一名从未接触过吉他的巫师!

演奏步入佳境了!

 

飞机内一片寂静。

 

不,这个形容不对,还有被逼上绝路的跳动的声音。

 

“这样就算世界第一吗?”从没见过空气吉他的巫师乘客们窃窃私语。

“那个人是假冒的吧?”

 

空气静止了。

“是假冒的吧?”

“像是假冒的。”

“假冒的。”

“假冒的吧。”

这种声音络绎不绝。

给了包括温湿度计在内的所有冒牌货们一记狠狠的重拳。

 

格雷夫斯完全投入了表演,他内心的BGM终于快结束了,他过于投入,完全没注意乘客们都说了些什么。

“根本就是假冒的吧。”

“假冒的啦假冒的啦。”

“是假冒的。”

纽特被这个词汇压到无法喘息,他直起身:“我办不到......”围在他身边的乘客们看着他,“我......其实不是......”

小男孩站在座位上:“不是假冒的。”

格雷夫斯直愣愣的看向小男孩。

“叔叔,你果然是世界第一啊。”小男孩笑了起来,“超帅的哦!”他鼓起掌。

机舱里的乘客们面面相觑,也陆续鼓起掌来,很快,机舱就被掌声填满了。

格雷夫斯,克雷登斯,蒂娜,病人夫人,乘务员们,劫机男人,乘务员机长,温湿度计,还有纽特,一瞬间,都在这个掌声里获得了自信。

“手术继续进行。”纽特咬住牙:我想起来了,人鱼结构与人类结构的不同之处,没问题的,适当使用魔法,手术完全可以继续下去!

“增加吗啡用量。”

“好!”克雷登斯用力点头:快想起来吧,曾经为了了解麻鸡而看的医疗书籍,麻醉就写在上面!

“擦下汗。”

“好。”蒂娜拿起擦汗布:快想起来,之前调查麻鸡护士的时候,她们会用到的手术器具到底都是什么!

劫机男子甚至都融入了角色:“这样下去真的能到洛杉矶吗!”

“先生,请回到作为系好安全带。”男乘务员的声音很冷静。

“别吵!你这么说只是想抓捕我吧!”

女乘务员目光一凝:“先生,不论您是不是劫机犯,我们都会把您安全送达目的地,这是我们乘务员的使命!”话音一落,女乘务员靠着在巫师革命集团学到的手法,一把将飞机机翼打下,男乘务员拽住劫机男子的手干脆利落的一个转身,一个肘击,女乘务员也补上一拳,直接将男子打晕在座位上。

两位乘务员对视一眼,坚定的一点头,面向乘客:“请各位也都系好安全带。”

乘客们敬佩的欢呼起来,掌声又一次响起。

连病人夫人也融入了角色:“加油啊亲爱的!我们说好了要一起看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啊!”

......等等!哪里不对!病人夫人突然回过神:我融入角色干什么!

 

纽特头也不抬:“现在几点了。”

蒂娜看着温湿度计:“两点二十五分。”

温湿度计:是30度,湿度30%。

“我们加紧。”

“嗯!”

 

在暴风雨中,乘务员机长握紧控制器:“来吧,紊流,让你见识下假冒者的力量!”

 

许久之后。

 

纽特将刀口缝合,在众人的目光中缓缓直起腰。

“......医生?”

“医生?”

“医生!”

众人一个接一个的呼唤,他们只想要一个结果。

“手术......成功了。”

“!”

众人雀跃欢呼,掌声响彻不息。

病人夫人泣不成声:“医生,谢谢您!”

“不......”纽特神色疲惫,“我只是尽了医生的职责而已。”

 

乘务员机长神色沉稳,开始机内广播:“尊敬的各位乘客,本次航班即将着陆。”

“请各位回到自己的座位,系好安全带。”

纽特踉跄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幸好,幸好他还记得区别是什么,趁着众人看空气吉他的时候,他也施了几个帮助手术的小魔法,一切顺利,一切顺利,没有比保住一个性命更值得开心的事了。

 

光照在乘客们的脸上,纽特,蒂娜,克雷登斯,格雷夫斯,病人夫人,乘务员们,劫机男人,乘务员机长,温湿度计,都松了一口气。

终于到了。

 

飞机安全着陆,纽特揉揉额头,想着这次麻瓜飞机的旅程,虽然出了这么一件事,但意外的感觉还不错。

蒂娜僵硬在座位,她在思考要如何面对自己的上司,尤其是在对方弹完空气吉他之后。

格雷夫斯倒是很放松,他打算去看看真正的空气吉他是什么样的。

巫师乘客们都记下这次旅程,打算回去对巫师朋友们诉说在麻瓜飞机上的惊奇之旅。

 

这时候,飞机的机内提示响起了,这是提前设置好,只有安全降落才会响起的提示:“本次航班,于当地时间8点54分在洛杉矶机场着陆,当地天气晴好,气温为31度,祝各位巫师在洛杉矶的旅途愉快。美国巫师航班,感谢您的到来。”

 

“......啥?????”

 

【END】

 

感觉笔力不足,写不出它的有趣来......愁

推荐看原片,真的非常有趣,短小又精湛,每个人最后都获得了新的动力,大概会成为更好的自己吧。

评论(7)

热度(22)

  1. 环球雅修。 转载了此文字
    下半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