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空中医生AU【上】

《世界奇妙物语》2013年春季SP中的一篇,短小却非常有趣,大致是每个人都阴差阳错的有了另一个身份。

声明:OOC预警,欢乐向,无CP向。

本文是给环球雅太太的生日贺文,祝你生日快乐!哎嘿! @环球雅 

想把所有的祝福都给你,但是不善言辞,怎么说都感觉差点意思,所以祝福都在这里了→啾!


【上】

纽特收到了美国巫师界的邀请,乘坐飞机去往洛杉矶。

 

乘务员向旅客们询问是否有人是医生,纽特走着神没应太清,以为是问有没有动物医生,他举起手来,下一秒就被乘务员请到了一位横躺在座位上的男人面前。

“什么?这?”

有位乘客突发胸闷,他的太太一直握着他的手,目光恳切。

但是纽特确实不是医生,或者说不是医治人的医生:“其实我——”

乘务员打断了他的话:“拜托您了!”

“但我——”

太太:“请您帮帮他!”

周围人期待的目光压在了他的身上,纽特深吸一口气,好吧,实在不行,偷偷用点魔法吧。

 

纽特试着回忆起以前救治人鱼时的场景,经过检查,给病人做了诊断:“可能是缺血性心脏病。”

要知道,人鱼也是会得这种病的,幸好上半身的结构都差不多,还算有据可循。

病人的太太从包里翻来翻去,翻出了一张诊断书,上书:缺血性心脏病。

纽特都不知道该松一口气还是该倒吸一口气,毕竟虽然诊断对了,但是这种病需要开胸腔做排液手术,他的确做过,但是只给人鱼做过。

太太:“那要怎么做呢?”

“要迅速排液。”

太太猛地站起来:“拜托了!”

面对乘客和太太期待的目光,纽特实在无法说出他没给人类做过排液手术,毕竟说出来也太惊世骇俗,只能说他从未做过这种手术,但他刚打算开口,就被热心肠的乘务员打断:“您是有什么困难吗?”

“我——”

“我知道了!做手术是需要护士和麻醉师的!请您等等!”

“——什么?!”

 

男乘务员格外卖力,当即在乘客中寻找护士和麻醉师。

“抱歉,请问有人是麻醉师吗?”

一个男人立刻回头:“我是。”

女乘务员在另一过道寻找着护士:“请问有乘客是护士吗?”

一位短发女性放下了手里的书:“我。”她站起身,诧异的看着周围人殷切的目光。

 

“现在就有麻醉师和护士了!”

纽特已经很难在这种情况下说出他没做过这种话了,他只能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这位先生所患的是缺血性心脏病,照现在的情况,一定要马上排液,以排出胸腔内积水。”

麻醉师惊呼:“胸腔排液?!”

纽特眼神一亮:“有经验吗?”

“没有!”麻醉师回答神速,但是视线一偏,发现所有人都在看他,他支支吾吾,“但、但稍微有点搭桥手术的经验......”

“搭桥手术——”

护士紧跟着说道:“我也有过一次!”

纽特充满期待的转身问她:“平时是负责什么的?”

护士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她迟疑着:“算是,一天负责十个人以上......”

“十个人啊......”纽特有点安心,“经验无可挑剔。”

 

蒂娜的内心有点崩溃,实际上她并不是护士,是一名奥罗,因为最近的工作有关医院,还牵扯到了数名麻鸡护士,刚才就条件反射地举手了,一天负责十个也是一天可以审问十个犯人,审问犯人没有问题,但是要进行这么严重的手术......蒂娜已经开始头疼了,但是事到如今,也不是澄清她并不是护士的时候。

 

克雷登斯的内心也充满着忐忑,其实他并不是麻醉师,他只是一名刚刚从伊法魔尼毕业的巫师,从英国旅行归来,最擅长的魔法是统统石化,为了在麻鸡世界掩盖他们是巫师的事实,他和他的朋友们一直称呼统统石化为麻醉,所以当听到麻醉这个词的时候他反射性就回头了,唉,现在已经没办法退出了。克雷登斯看向纽特,有麻鸡的医生在应该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纽特看看这两个人,麻醉师和护士,人员如此齐备,是非要我执刀的意思吗,不,不行!

“这是非常困难的手术,如今没有器具和设备,是做不来的。”纽特停顿一下,“请马上返回伦敦。”

 

一位男士手里的盒子掉了下去。

 

“回去吗......明白了。”女乘务员和男乘务员对视一眼,男乘务员的视线漂移了一下,“我去跟机长说。”

纽特,蒂娜,克雷登斯都悄悄松了口气。

但此时:“等等!”那位男士将盒子塞回上衣口袋,走近去打电话的男乘务员,“要返回英国吗?”

“是的。”男乘务员点点头。

乘客们失落的叹息此起彼伏,这位男士不满的喊道:“开什么玩笑,赶紧飞往洛杉矶!”说着,他掏出了一把泛着银光的尖锐物体,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刀?!”

男乘务员被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

“劫机啦!”

乘客们陷入了恐慌,纽特也是: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

病人捂着胸口痛呼,纽特急忙安抚他:“先生,请冷静!”

 

另一边的对峙还在继续,男士拿着刀:“住口!”

男乘务员小心的试探着:“请把刀给我。”

他的手缓缓握住持刀男子的手,但是随即被反捉住,刀还被架在了脖子上!

 

其实这不是刀,只是飞机模型的一片机翼。这位男子也不是劫匪,他只是一个妻子出差两个月忙的连通电话都没时间接的可怜的巫师男人,他的妻子一直在忙着关于家养小精灵的事情,连英国的都没忙完就去忙美国的了。他不停的提出申请,好不容易才拿到三天的假期,为了见见两个月不见的妻子,他的兜里还揣着作为礼物的首饰,怎能允许突然返航!何况飞机已经飞了六个多小时,返回伦敦的时间不一定比去洛杉矶的时间要短!

 

“快飞往洛杉矶!否则这个乘务员就没命了!”

男子将乘务员向前一拱,从乘务员的衣服夹层中可以看见另一把刀的存在。

 

其实他并不是乘务员,是巫师革命集团的首领,在出发前装扮成乘务员,本是要进行一场计划周密的劫机的,但是一上飞机却发现,这班飞机上好像全是麻瓜,没有一个巫师。

另一名女乘务员也不是乘务员,是巫师革命集团的成员,成为成员才刚三个月,说实话,对于亲自参与劫机,她的心里还是有点抵触,所以有人抢先一步劫机,她反而松了口气。

女乘务员警惕的挪到机内电话旁,打给了机长室:“机长!”

 

“劫机?”坐在驾驶位的人惊呼道。

其实接通电话的人也不是机长,只是一名巫师飞机的乘务员,为了更清醒一些,机长让他熬了一锅提神的魔药,但是他却错加了一种材料,反而使真正的机长和一同喝下魔药的副机长同时倒地昏睡,并且怎么也叫不醒。这件事怎么能告诉别人!话虽如此,但他完全没有能安全着陆的自信,以防万一,还是用点魔法吧。

这么想着的他握住了操纵杆,反而飞机突然颠簸。

 

病人瞪大眼,捂着心脏昏迷过去。

病人的太太慌张的不行:“医生!还能想想办法吗!”

“没有手术器材,我也束手无策!”

 

“那个.....”一名坐的比较靠后的男子举起了手,“应该是有器材的。”

“哎?”

“飞机的厨房里,肯定备有医疗用具的。”

女乘务员适时接话:“我去看看。”她一路小跑着冲进飞机厨房。

坐在这名男子旁边的小男孩一直在说着:“你是世界第一的空气吉他手吧,你看!”小男孩拿起一本杂志,“就是你嘛!”

该男子叹了口气,实际上他并不是空气吉他手,而是美国巫师界的安全部长,他上飞机后就沉迷书籍,刚刚一抬头才发现有病人,更令他惊奇的是自己的同僚蒂娜竟然站在病人旁,还被称呼为护士,他甚至连蒂娜和他做同班飞机都不知道,当然蒂娜也不知道,格雷夫斯已经注意到蒂娜几乎哭出来的表情了。

蒂娜的确想哭,她没想到自己的上司会出现在同一班飞机上,并且还目睹了这一场乌龙,如果这件事不能完美解决的话,她难以想象今后要怎样继续工作下去,果然还是用用魔法吧,如果这名麻鸡医生失误了,就悄悄的用无杖魔法帮他一把。

 

女乘务员提着一个箱子跑了回来:“是这个吧?”她打开箱子,里面满满的医疗器材。

原来有啊......手术必备人员和器材都齐备了,梅林到底跟我开了个怎样的玩笑啊......纽特已经不知道还能怎样拒绝,病人的太太又开口了:“医生!请救救!请救救这个人!”

女乘务员也催促道:“医生!”

乘客们期待的目光又一次的转化成了实际的压力,纽特将一口气憋了回去。

“太太,我会尽己所能的。”

蒂娜和克雷登斯的眼神已经飘忽不定了。

太太热泪盈眶:“谢谢您!”

女乘务员真挚的说:“太好了!太太!”

“是的!”

 

其实这位女性并不是病人的太太,而是同僚,因为她与病人相谈甚欢,且病人直接倒在了她的腿上她也没有推开的原因,被误认为是病人的太太。她很多年没有在麻瓜中生活过,不好轻易反驳,只能默认了这个头衔,她悄悄祈祷着病人醒来后可千万别知道这件事。

 

纽特戴好手套,看着挂在壁上的表:“现在是一点三十分,现在开始进行手术,手术刀。”

 

其实挂在壁上的并不是表,是个温湿度计,现在温度是24度,湿度是40%,毫无疑问,机舱内环境舒适。温湿度计充满着疑惑,虽然他负责的这班航班大多数时候都是麻瓜,但偶尔也会有巫师专线,不然它不会有着思考能力,他提前接到了通知说今天有一班是巫师专线,但每个人看起来似乎都是麻瓜,他只能选择默不作声。

 

【TBC】


下篇这两天应该没问题......吧大概。

评论(5)

热度(17)

  1. 环球雅修。 转载了此文字
    祝福收到啦~~~~~啾啾啾😘😘😘安心等着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