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Gramander】捕蝇纸【完】

捕蝇纸AU


08

 

地上有两包钱静静的躺在那里,格雷夫斯从加特斯的身上找到了钥匙。

姐妹俩看着那两包钱:“我想,这就是我们要的?”

凯特琳一耸肩:“拿走吧,投过保的。”

“真的?!”

“嗯哼。”

“!”

“联邦储蓄保险公司,好家伙,新政策真是讨人喜欢啊!”

 

两姐妹欢天喜地的带着钱走了,走前奎妮悄悄对雅各布眨了眨眼。

警察姗姗来迟,他们安抚人质们,询问姐妹俩逃走的方向。

格雷夫斯当着众人的面说了个相反的方向,没有人质揭穿他。

 

警察们帮凯特琳搬她的新婚礼物,在纽特被检查的时候帮他提着箱子。

凯特琳开车离开了。

 

纽特想带着箱子离开时,格雷夫斯开着车出现在他的面前:“要上来吗?”

纽特笑了起来:“好啊!”

 

“哦!”雅各布看着这俩人离开,充满了羡慕。

但车上的气氛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格雷夫斯开着车:“实际上你的箱子是双层结构的。”

纽特:“WHAT?”

“打开之后的确会看到手稿,但那只是薄薄的一层,底下看起来是书的地方应该是印刷上去的。”

“你这是——”

“不必反驳我的话,我见过这样的结构。”

“……哇哦。”

“没有人会怀疑你,一个只是为了按时交房租而踩着点儿到银行的,穿着朴素随身携带手稿来领取稿费的年轻作家,一个跟整个事件都毫无关系的人,银行里没有任何人认识你,从头到尾你只是跟着我,紧紧地抱着你的箱子。”

纽特没有说话。

 

“你把箱子扔给我的时候我就在思考:为什么你的箱子这么轻?”

纽特定定的看着格雷夫斯。

“刚刚警察打开箱子的时候里面是满满当当的手稿和书籍,警察也没有怀疑,那是当然的,下层塞满了钱!因为你是无辜被卷进来的群众,所有人都为你作证,你甚至因为银行抢劫而导致明天无法交房租,雅各布收集了散碎的钱希望你拿去交房租你甚至都要求扣掉你账户上相同数目的钱。”

“那么你把箱子里的手稿一直抱在怀里不撒手的原因就可以搞清了,因为重量!一个装满了书和纸的箱子不可能这么轻,而警察没有任何怀疑是因为——空缺的重量已经被填满了。”

格雷夫斯深深的喘了口气:“没有人会去怀疑一个有道德感甚至刚刚救了他们的人!”

纽特沉默了这么久,终于挑起了第一个笑:“除了你。”

“除了我。”

二人双双保持沉默

纽特清清嗓子:“那么现在,轮到我说了。”

 

“我的确是被牵连进来,在抢劫发生之前我真的不知道这家银行今天要进行安保升级,我也是真的才收到稿费。”

“那你为什么——”

“是习惯。”纽特知道对方是在问箱子,“我带着箱子就如同你随身带着迷你手枪一样,是习惯”

“WHAT!?”

“之后我会告诉你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一点,但在这之前先说说你的事情。”

格雷夫斯的视线不由的扫向裤腿。

纽特没有在意继续往下说:“在你执意要去看死亡的FBI时我就在奇怪了,之后的发展与其说你想查明真相,不如说你在操纵事情的走向。”

格雷夫斯紧接着反驳道:“你并不能证明这一点。”

纽特没有回应这句话,而是反问到:“你和那对姐妹俩是一伙儿的吧。”

“不,那对姐妹是——”

纽特并不在意格雷夫斯说了什么:“表面上那对姐妹是德伦的合伙人,但实际上并不是,她们是双重的,真正是她们合伙人的是你,在开灯后我想明白了这一点,姐妹二人身上都是尘土,还有钞票贴在她们身上,但那段黑暗里却在发生枪战,德伦有着夜视镜,他拿枪杀死了除了姐妹俩以外所有有攻击力的人,他需要有人当证人,所以雅各布和雷克斯没有死。但是为什么姐妹俩还活着——”

现在轮到格雷夫斯保持沉默了。

 

“因为她们知道要关灯,并且在枪声中装死趴在了地上。”

格雷夫斯没有说话。

“但是她们为什么会知道要关灯。夜视镜只有我们发现了,所以才会知道去拿夜视镜的就是德伦,德伦的目的是杀掉所有跟他有牵连的人,所以他不可能告诉姐妹俩。”

格雷夫斯依旧保持沉默。

“所以只有你。我一路都在跟着你,唯独关灯的那段时间,我去填满箱子,而你不知所踪。我以为你在厕所被德伦打倒,但实际上你并没有被德伦发现吧,而是快速的回来告诉姐妹俩接下来应该怎么做,那段时间非常嘈杂,你回来的动静完全可以不被发现。”

格雷夫斯笑了起来。

“这么推算的话,很多事情就解释的通了:你为什么可以肯定姐妹俩没有伤人;你为什么知道通风口的所在地:地图只交给了两波劫匪;你为什么随身带着微型夜视镜,不要否定这一点,没有的话不可能在黑暗中得知德伦是谁,如果有光亮的话会被对方发现,这样你就无法快速的在黑暗中找到两姐妹。只因为你是排名第二的米克奈隆。微型夜视镜和迷你手枪都是你的特征。”

格雷夫斯真正笑了出来:“你既然知道我带着手枪,又为什么敢说出这些来。”

纽特也笑了出来:“实际上刚刚的推断都是在掩饰一点。”

“什么?”

“我在看见你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你是米克奈隆了。”

“哈?!”

“我的全名是纽特·斯卡曼德。”

“哦!不!”

纽特坏笑出声:“很高兴认识你,哥哥的老朋友,我见过你的照片,忒休斯经常跟我提起你。”

格雷夫斯垮下肩:“苍天啊!”

“哈哈哈哈哈抱歉耍了你这么久!说起来你竟然说了自己的真名,刚开始听到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

格雷夫斯叹了口气:“搭讪再用假名就太过分了。”他顿了一下,“你既然知道,那么说明——”

“是的,我故意的,箱子也是我故意扔给你的,我躲藏的地方有足够的空间藏起我和它。我在之前就看出你和两姐妹是一伙儿的,在灯关掉更早之前,你找到通风口更早之前。FBI死亡的时候所有人都惊慌失措,虽然其中有人是演出来的,但姐妹俩在枪战过后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看向你,我就明白了。”纽特看了格雷夫斯一眼,安慰道,“放心吧没人注意到这一点,每个人都在躲枪子,我只是对枪战习惯了而已。”

格雷夫斯张了张口,没有说话。

“就如同我是个窘迫的作家一样,排名674的两个劫匪身份也是一样,我听闻排名第十二的是一对犹太人姐妹俩。”

格雷夫斯现在是真正笑了出来:“那么聪明的纽特先生,我现在是真的对你有了兴趣,你愿意跟我——”

纽特打断了他的话:“抱歉不愿意。”

“……我还没问出口。”

“我对跟上一秒还想爆我的头的人约会没有兴趣。”

“……那是误会!”

“而且你邀请我上车应该只想拿走钱吧。”

“不,也想做点其他的事情。”

“那么我更要拒绝了。”

“WHY?!”

纽特挑起嘴角:“我可不想这么简单就结束了。”

 

【END】


001

 “说起来那位凯特琳小姐也拿走了不少钱,她的婚礼礼盒里几乎都装满了。”

格雷夫斯一耸肩:“我对她没什么兴趣。所以拿走多少都无所谓。”

 

002

 忒休斯打电话给格雷夫斯:“听说你泡了我弟弟?”

格雷夫斯:“……”

格雷夫斯:“不,是纽特泡了我。”

 

003

 雅各布收到了一份不署名的快递,他打开后,发现里面装满了钱,以及一张纸条。

署名是奎妮。

雅各布陷入了道德的挣扎中。

 

004

 雅各布的面包店开业了,当然是用自己的钱,以及银行贷款。

奎妮也如愿当上了面包店的老板娘。

蒂娜摇了摇头:“看来我也到退休的时候了。”

 

005

 纽特与格雷夫斯在四处旅行。

在意大利的某家银行里,他们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趁着取钱的功夫纽特小声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凯特琳。”


006

格雷夫斯生平头一次被好友用枪顶在脑门上,在他向纽特求婚后。


007

他很快就经历了第二次,在忒休斯得知弟弟要定居在美国之后。


【真·END】


赶稿赶的很匆忙,不足应该很多。

刚刚才发现无料的标题的r印的极其像n,特意打开u盘看了一眼是r没错,因为我调的字体打印店没有,所以在那里临时改的字体,我大概是真的瞎了,现在才发现......我对不起拿到无料的妹子!真的非常抱歉!

 

不过这次SLO相当不错,我认识了温泉猪太太!几乎嗨到爆炸!超喜欢她的www

 

总之,谢谢大家!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