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Gramander】捕蝇纸【五】

捕蝇纸AU


05

 

纽特在楼上听到“咣!”的一声,比起之前的爆炸,这次的范围明显小了很多,而且更大的声音是钢板掉到地上的声音。

纽特心神不宁,不由的来回踱步。

过了许久。

格雷夫斯快步走进来,没有在乎围上来的众人,小声对纽特说道:“杰克·海耶斯是一名FBI,而且我刚刚知道是谁杀了他。”他停顿了一下,“是温斯坦。而在推算出这一点之后,温斯坦的尸体就被发现了,和电脑男的尸体一起,他们看起来像是相互开枪射杀的对方,但这很奇怪,很奇怪。”

格雷夫斯陷入沉思,纽特有很多想问的,但还是决定之后再说。

他又一次的后悔没有一起跟他下去了,不过这次是因为失去了好的素材而懊悔。

 

人质们被带到了楼下,但是现在的劫匪只有姐妹俩和黑衣男加特斯。

加特斯气势汹汹:“现在只剩一个抢劫团伙,就是我们三个!”

纽特在笔记上记录:黑衣男团伙内讧,只剩一人坚持抢银行。

“不再有上厕所的时间,不再有特权,不再有好的待遇,这他妈的将是真正的抢劫!”

纽特点点头,将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记在笔记上。

“因为只有一个团伙,所以只能有一个老大,那就是我,听明白没有?我就是他妈的老大!”加特斯喘口气,“我来全权管理,没有我的命令不能发生任何事,听明白没有?够了作家,你记够了没有!”

纽特刚想点头,通风口的钢板就“砰!”的一声被冲击在地,众人惊叫出声,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当看清是什么撞击到钢板时,奎妮握住了蒂娜的手,脸色惨白:“天哪,怎么会这样。”

是脱离队伍的黑衣男的尸体,温斯坦死亡,加特斯和姐妹俩组队,只剩放弃了抢劫一心只想离开的达里恩,现在,他躺在这里了。

“哦,他妈的拜托吗,老实讲,我不知道我在烦什么。”加特斯的理智在狂躁与崩溃的边缘,他开始不管不顾,他对姐妹俩道,“现在动起来,把这些人质带到上面的办公室去,快去!”

“好吧各位。”奎妮小心的绕开燃烧的尸体,“你们听到老大说的了。快点,动起来,大家都到上面去,快走。”

经过雅各布身边时,雅各布悄悄用手点了点奎妮的手指,奎妮看着雅各布关切的眼神,后怕的笑了笑,反握住了他的手。

蒂娜一翻白眼,决定眼不见心不烦,她看着地上的尸体问加特斯:“你对他的喷灯动手脚了吗?”

加特斯喘口粗气:“没有,我希望你们也没有,有吗?”

“没有。”

加特斯的脑海混沌一片:“接下来要做什么?我们是先开金库,还是先杀了所有人质?”

蒂娜被吓了一下,左顾右盼:“哦,当然是先开金库。”她瞄着加特斯的脸色,“有些人质可以在需要时派上用场。你、你可以把他们当成人盾,或者你可以让他们帮你拿东西,比如,呃——”

“好吧!”加特斯打断了她,目光找不到焦点,“好吧,先开金库,但是有个条件。”加特斯把视线定位于蒂娜的眼睛,“当该杀他们的时候,我会杀了他们。听到了吗?”

蒂娜踌躇了一下:“听到了,这不是问题,我们并不喜欢大屠杀,但如果这是你计划的一部分,我们也无所谓。”

加特斯好像找回了自己的脑子:“好吧,那就开始吧。”

 

纽特看着格雷夫斯忙个不停,他过去帮他把箱子摞在桌子上:“你还要再出去吗?”

“对。”格雷夫斯边爬上天花板边说,“有些疑点还没有搞清。”

纽特看着格雷夫斯的身影消失在天花板里,抱着箱子垮下肩膀。

“嘿!”

纽特猛地抬头。

格雷夫斯的脑袋出现在天花板的缺口里:“你想一起去吗?”

纽特眼睛一亮:“当然!”

 

他们从一个办公室的顶上下来,格雷夫斯在跳下来的时候踢倒了台灯,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纽特神情肃然起来,格雷夫斯在找寻线索,他在找寻可以躲藏的地方。

格雷夫斯打开房间里面的门,纽特凑过去看了一眼,是配电室。

他们看清后便关上门,刚准备离开,就从影子看到一个拿枪的人的身影,奎妮的声音传来:“有人吗?”

纽特急忙把格雷夫斯推到影印机的阴影处,而他自己躲到了打印机的阴影处,因为箱子不好隐藏,所以纽特暂时将箱子扔给了格雷夫斯。

奎妮已经拿着枪进来了,她小心的打开灯,松了一口气。

“嘿,伙计,我知道你在里面。”她四处扫视,“我不想开枪打你,格雷夫斯,知道吗?我只是......”奎妮叹了一口气,放下枪,“我只是想抢银行,但我已经不知道现在到底是怎么了。”

纽特低声问:“抢劫的事吗?”

“是啊......打劫的事,所有的事。”奎妮顺着声音靠在了纽特前面的柜子上,“我现在应该是全世界最开心的人,我有份好工作,我和我最好的朋友一起做事,那些时光都很美好,但我们以前从来不用向人开枪,你知道吗,我们以前从不用杀任何人。”

奎妮看了看毫无动静的打印机后面:“伙计,可以拜托你从那儿出来吗?要知道对着打印机说话是很奇怪的。”

纽特慢慢的爬了出来,但是奎妮的目光却看向了他身后:“哦好吧,我应该预料到这里有两个人的。”奎妮一撇嘴,“毕竟这个家伙的目的太明显了。”

纽特一转头,就看见格雷夫斯向他耸了耸肩,顺便将箱子还给了他。

奎妮叹了口气:“也许我不适合抢银行。”她面向纽特,“或许你不相信,但我梦想其实是成为一名面包店的老板娘。”

纽特沉默了两秒:“......你绝对是听到了雅各布的梦想是开一间面包店。”

奎妮甜甜的一笑:“被你发现啦。”

纽特:......可以了!真的可以了!

 

格雷夫斯都不知道该不该打断这场对话,但他还是坚定的......等他们说完。

在短暂的沉默后,格雷夫斯掏出了一个引爆器。

奎妮瞪大眼睛:“嘿!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我之前从你行李箱里偷来的,不过,瞧——”格雷夫斯掏出一根雷管,按下引爆器的按钮,纽特猛地一哆嗦,但没有等到想象中的爆炸。

“不管有没有干扰,这个雷管都应该正常工作,你看。”格雷夫斯又按了一下。

“没反应,是谁替你们调整这个的?”

“我们的......上家。”

格雷夫斯短暂的迟疑了一下:“不,谁是你们的上家?”

“好吧,我很肯定我不该告诉你这个。”

“不管是谁调整了这个,他都想干掉你。”格雷夫斯将雷管塞进奎妮的手里,奎妮像是被塞进了一个定时炸弹一样将它丢了出去,好吧,引爆器在别人的手里的就是定时炸弹。

格雷夫斯不停的准问她:“谁是你们的上家,谁?”

纽特能看到奎妮的手指在手枪的扳机上来回游走,显然是被格雷夫斯烦的不行,最后还是杀人的恐惧感战胜了其他想法,她愤怒的掏出张纸扔给格雷夫斯:“你自己看吧,他叫维斯勒德伦,我们从没见过他,但我们收到他的支票,而且他的情报也是准确的。我们从没见过他,只收到过传真。”

“收到传真很正常吗?”

“当然,你以为人人都喜欢用电邮,是吗?得了吧,哪些警察有千百种方法来跟踪那玩意,但他们却忽视了反传真技术。而且,你知道吗,人人都觉得有书面存档更方便。”

纽特注意到格雷夫斯挑了挑眉。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