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Gramander】捕蝇纸【三】

捕蝇纸AU


03


楼下的黑衣男们正在用各种方法撬开保险库的大门,楼上的人质们也在思索各种可能。

格雷夫斯摆出了被杀者钱包里的东西,用来推算死者的身份。

纽特悄无声息的靠近他,以获得第一手的线索。

“没名片,他的信用卡,还有......”格雷夫斯眼睛一亮,“对了,你看。”他指着死者的银行卡,“威士卡,花旗的卡,但没有信贷国际的卡。”

纽特好像被叮的一声点通了,这里就是信贷国际,但是却没有这里的卡——

格雷夫斯继续说道:“我们回想一下,戈登和电脑男在银行主机边上。”戈登是银行代表,“雅各布在柜台上数钱,变态保安站在门边偷偷瞄着瑞士小姐,”也就是那位金发女性,“而她则坐在贷款工作人员的桌子前,凯特琳站在她的柜台里面,”纽特笔锋一顿,一眯眼,格雷夫斯是什么时候知道棕发女性的名字的?“而杰克·海耶斯是在——”格雷夫斯一激灵,“不对,杰克·海耶斯没有在开户,他在支票台那里闲逛。,如果他来开户的话他应该直接来找银行工作人员。”

棕发女性,不,凯特琳紧接着追问:“那他在做什么呢?”

格雷夫斯思索两秒:“我不知道。”接着转身离开。

 

格雷夫斯趴在门前,叼着一张银行卡,纽特蹲在他身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凯特琳呼出一口气,也凑了过来:“你在干什么?”

“我在找逃出去的路。”

“你没听到,他们说这么做会杀了我们吗?”

格雷夫斯没有理这句话,反而对纽特道:“你一直抱着你的箱子不沉吗?”

纽特摇摇头:“实际上我已经习惯了。”

“我之前扫了一眼,那里面很多书吗?”

“的确有不少,几乎都是百科。”

格雷夫斯的声调听不出疑问:“我以为在科技快速发展的现在会随身携带这么重的书的人已经很少见了?”

纽特腼腆的笑了起来:“是我的习惯,我从小就这样。”

“你从小就开始写东西吗?”

“对。”

“那看来你是个很有天赋的人了。”

“谢谢?”

“你介意分享给我你写的东西吗?”

纽特有些为难:“抱歉,我并没有随身携带它们的习惯。”

格雷夫斯一挑眉:“带着一堆百科都不会带着自己的出版物吗?”

“我不认为带着它们有什么用。”

“这么说来你的确有出版物了?”

“当然!”纽特的语气有些小自豪。

“那么介意把你的笔名告诉我吗?这样我就可以回去查了。”

“呃......”纽特的耳朵红了起来,“如果你希望的话。”

凯特琳翻了个白眼,再也听不下去了。

纽特告知了对方自己的笔名,但格雷夫斯显然不满足于此。

“你介意我们交换个联系方式吗?”

纽特明显迟疑了。

格雷夫斯观察着纽特的表情:“如果电话号码不可以的话电邮也可以。”

纽特的表情有些松动。

“电邮也有些麻烦的话......”格雷夫斯顿了一下,“传真号也可以。”

纽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还是手机号吧,不过要等离开之后才可以。”

“为什么?”

“因为只有安全之后我才有心情思考别的事情。”

 

格雷夫斯搬起一把椅子放在桌子上,他踩着椅子推开了天花板的一块,顺着这个通道爬了上去,他对着纽特道:“要来吗?”

纽特的眼里充满了跃跃欲试,跟着爬了上去。

银行经理拦下了想要阻止他们的雷克斯,还嘱咐他们注意安全。

纽特点头示意,把被掀开的天花板又盖了回去。

 

突然“嘣!”的一声巨响,震碎了人质们所以在屋子的玻璃,摔坏了黑衣男们的设备,还震破了天花板,把正在上面匍匐前进的纽特和格雷夫斯震落在地。

“OH SHIT!”纽特小声报了个粗口,扶着墙艰难的站起来。

“OH FUCK!”格雷夫斯也扶着桌子踉跄的爬起来。

 

大厅的两姐妹也艰难的爬起来,奎妮凑近她们放置炸弹的ATM机前。

“呃,蒂娜,有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蒂娜甩甩被依旧犯蒙的脑袋:“好消息。”

“好消息是我们炸开了ATM机的门。”

“坏消息呢?”蒂娜揉着脑袋走近奎妮。

“坏消息是......它有两道门。”

“......”

 

纽特不知道大厅里两拨人已经在对峙上了,不过好在没有任何人受伤,他和格雷夫斯从屋子里离开后顺着走廊到了保险库的门前。

纽特默默的看着格雷夫斯直接上去拍了拍唯一一位正在忙碌的黑衣男的肩膀,纽特无奈的叹了口气,听到了预料之中的吼声:“天啊!”

“是你杀了杰克·海耶斯吗?”

“我靠!怎么会有个人质在和我说话?还有一个人质竟然也在这里。”

纽特友好的耸耸肩。

“有人谋杀了他,而且肯定会再杀人的。”

“听着,你说的那个穿风衣的人,那不是我下的手,我都没有角度对他动手,你他妈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谁有角度呢?”

“快他妈滚出去!”

背后又传来另一个愤怒的声音:“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纽特被吓了一跳,一回头就发现一把枪指着他,他急忙护住自己的箱子,示意对方他没有威胁。

前面的黑衣男愤怒一指:“你看着点人质,好吗?!”

“我们走!”后面的黑衣男拿枪的手一挥。

格雷夫斯急忙挡在纽特身前:“好吧!冷静一下,你真的太紧张了!”他拉着纽特在枪的威胁下边走边道,“你需要点镇定剂。”

“你脑子进水了吗!我拿着把枪顶在你脑子后面啊!”

“是的!”格雷夫斯把纽特拉的更紧。

但黑衣男反而放低了声音,他将枪按在格雷夫斯的脑袋上:“你们在里面说了什么?”

“他想知道,我是不是觉得是你杀了那个穿风衣的。”

“真的?”

“是的!”

格雷夫斯喘口气:“DID YOU——”

“NO。”黑衣男逼着他们往前走,“我们是专业的。”

“YES。”

“如果是我们的人杀了那家伙,那你们这些人质也早就跟他一起去见阎王了。”

【TBC】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