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大概……是个废人吧

【Gramander】捕蝇纸【二】

捕蝇纸AU

捕蝇纸是一部黑色喜剧犯罪电影,大致就是银行在系统升级时遇到了两拨劫匪同时抢劫,劫匪与人质被困在银行内,但事件的发展却没有那么简单。

提前声明:内含大量电影对话,走向也大致相同,但结尾完全不同,如果在看到结尾之前说这根本就是电影,那我也......没什么办法。

全文已完成,会在SLO之后全部发出【我总算赶完了......】

02

纽特在脑海里飞速的想着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眼前的场景,最后他选择了懵逼。

好的,句式成立了。

纽特一脸懵逼的看着硬币男从柜台翻了出来,他的表情和柜台后的棕发女性一模一样,或者说和全场的人一样。

硬币男一边示意拿着枪的人先等等,一边接近中枪的人。

 

金发姑娘举着枪不知道该瞄准哪里:“以前你遇到过这种事吗?”

黑发姑娘也一脸懵逼:“谁会遇到啊!”

 

“他死了。”硬币男按了按对方的脉搏,脸上写满了冷静【?】。

黑衣男的声音充满了无奈:“听着,有时候在乱战下会发生这种事,不要小题大做,好吗?”

硬币男站起身:“你们来这里是为了抢金库,是吗?”

“他到底是什么人?”

他又冲较远的两位姑娘道:“你们刚才说是要去抢自动取款机?”

黑发姑娘:“也许?”

“那——”硬币男一摊手:“为什么会起冲突呢?”

“???”

 

“你真的建议我们抢同一所银行吗?”

“当然,有何不可?只要假装这是两家不同的银行就行了。”

纽特的脑子里已经被‘竟然还有这种操作’刷满了。

棕发女性在柜台后狠狠的吐槽:“这人疯了!”

 

但最有趣的是,这两波人竟然同意了?!

纽特的脑子又被‘就是有这种操作’刷屏了。

 

硬币男示意两拨人分别走过去,纽特没能控制住好奇心,也悄悄走了过去。

“我们来自我介绍吧,冤家宜解不宜结。”

纽特:“......”我觉得我还是先走吧。

谁知硬币男一转身,对着纽特说:“就从你开始。”

刚要张口的黑发姑娘:“......”

黑衣男:“......”

纽特:“......”

 

纽特深吸一口气:“我是纽特。”

硬币男:“之后呢?”

纽特:“之后?”

“你的工作,你的住址,你的爱好,等等等等。”

众人:“......”???

纽特张了张嘴:“呃——抱歉,除了我是作家外其他的都不能透露。”

硬币男追问道:“连爱好都不行吗?看书?旅游?或者——”

“WAIT!WAIT!”黑衣男大声打断了这个对话,“这到底在干嘛?!”

“哦不!”硬币男发出了失望的叹息声,他转过身冷淡的对黑发姑娘道,“你继续吧。”

原来你之前看出我要说话了???

黑发姑娘把这口气咽了下去:“我叫蒂娜。”她指了指身边的金发姑娘,“她是奎妮。”

奎妮露出个小小的笑容:“嗨!”

柜台后的白人男性露出个傻气的笑容,对着金发姑娘的:“嗨!我是雅各布。”

奎妮扭头冲他眨了眨眼:“我记住了。”

黑衣男一翻白眼:“够了!我不是来看你们谈恋爱的!”

他对着天花板开了一枪:“我要所有的人质都集中起来!”

 

纽特的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闪过了教导主任的模样,不过他们的教导主任并不会管他们谈恋爱的问题,纽特一耸肩,决定还是把这件事抛到脑后去。

他跟着其他人质排着队走上二层,他们交出了手机,被关在一间看起来很容易出去的屋子里。

 

纽特不知道外头是怎样的,他只知道这场抢劫没这么简单,秃顶的银行代表,肥胖的银行警卫,美艳的金发女性,踌躇的安全升级人员,至今对金发姑娘念念不忘的雅各布,以及那位冷静沉着的棕发女性和硬币男,除了雅各布刚从厕所里被捞出来的贷款部员工雷克斯外,其他人都还不知道姓名。

黑衣男用喷雾喷黑了窗户,隔绝了屋内对屋外的视线。

 

在黑衣男告知人质们都要安分些的时候,硬币男的闹钟又响了起来,但是他的药已经吃光了。

硬币男需要德巴金,棕发女性带了阿普唑仑,银行保安带了安定和奥美拉唑,安全人员有利他林,雅各布有百忧解,雷克斯有阿得拉和内舒拿。纽特也开口道:“我有消食片,不过是动物用的。”

黑衣男泄气的大喊道:“你们在开玩笑吗!”他向天开了一枪,众人被狠狠吓了一跳,“闭上你们的嘴!我刚说了不许讲话!”

 

而楼下的ATM机二人组看着一排的ATM机面面相觑。

蒂娜:“在咱们开始之前——”

奎妮:“咱们先去看看他们是怎么干的吧。”

 

纽特对楼下的事情一无所知,有两个黑衣男拿着不知道是谁的电话让他们与亲人朋友联络,以防一夜未归而造成其他的麻烦,当然,一切电话都在他们的监督下进行,或者说在枪的监督下进行。

每个人挨个打了电话,纽特也不例外,他打给了自己的哥哥,虽然他们不一起住,就算纽特不回家也没人知道,但他还是打给了对方,纽特知道对方会明白的。

只有硬币男没有打任何电话:“我没有什么人可以打。”

“没人?这太可惜了。开玩笑的,滚一边去吧。”

站在门口的黑衣男语带同情:“这群是我看到过的最可怜的人质了。”

 

在劫匪离开后,雷克斯长长了松了口气:“和我推测的一样,他们没有杀了我们。”他转过头想对硬币男说话,但是硬币男鸟都不鸟他,径直走到纽特面前:“你可以叫我格雷夫斯。”

“格雷夫斯?”真名?纽特闪过这个念头,但下一秒就将它抛之脑后。

“是的,格雷夫斯。”

“哦不!”雷克斯怪叫道:“注意场合,这不是搭讪的好时候!”

硬币男,或者说是格雷夫斯:“我认为这就是个好时候。”
“被抢劫的时候?!”

“是下一秒就会送命的时候,以及被抢劫的不是我们,我们只是人质。”

雷克斯瘫在椅子上:“算了算了随你们吧。但你刚才吓唬我们全部都会死,现在要道个歉吗?”

格雷夫斯一抿嘴:“他们为什么不杀了我们?”

棕发女性:“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杀了我们?”

“他们已经杀人,注定要坐牢了,为什么不杀光所有的目击者呢?都是一样的罪名,老实说,是我的话就会这么做。”

纽特边记下这些对话边小声的念叨了一句:“幸好不是你。”

格雷夫斯弯腰同样小声的回答:“当然,会独留下你。”

众人:“......”够了!

格雷夫斯指指箱子上纽特刚刚写下的手稿:“这些都是你写的吗?”

纽特有些不好意思:“是的。”

“箱子里哪些呢?”

“是以往的手稿。”纽特缩了下肩膀,“抱歉这件案子太有趣了,我真的想把它们记下来。”

格雷夫斯优雅的挑起嘴角:“实际上我还有很多有趣的案子,如果你乐意的话——”

“可以了!”棕发女性大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收获了其他所有人感激的眼神,“在你们继续下去之前可以先继续之前的对话吗!”

格雷夫斯不满的嘀咕了几句,还是回归了正题:“在我们要查清楚是谁下的手,还有他杀杰克·海耶斯的原因之前,我们都是不安全的。”

“你怎么知道他名字的?”

“驾照。”

棕发女性诧异的询问:“你偷一个死人的钱包?”

“嗯哼。”

纽特边记录边挑眉,这个人的行为有一些很有趣的特性,等这件事结束后大概会更有趣。

【TBC】

评论(1)

热度(20)